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2007年11月2日  

2007-11-02 15:2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钟云舫——

          俗语入联写“官司”

 

重庆市江津区:庞国翔

 

清末巴蜀才子钟云舫不仅常与衙门争斗,而且还是个爱助人纸墨,替人打“抱不平”的侠义之士,衙门对他是既恨又怕。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江津发生“粮章案”,官府以“莫须有”之名,将他羁押到成都提刑按察使待质所“待质”。他多次上书雷太守进行申辩,对当局对此案不质不询不审,将他羁押长达三年。长夜漫漫,凄风苦雨。他痛心疾首,以泪和墨,写下了二副反映官府对他实施“软打整”和表现其愤慨心绪的对联。

其一:

死死缠住死冤家,道紧不紧道松不松,层层八面兜天袋;

活活丢在活地狱,无刑之刑无罪之罪,真真一个鲊人坑。

其二:

这才叫奈何天,只喊黄天莫睹青天,不牢不卡不监,哑然是个紧箍咒;

直走到相思地,栖身有地出头无地,没亲没戚没友,尽容人找松活钱。

三年后,钟云舫脱离牢笼回家,已是花甲之年。他终于认识到:封建社会的衙门不是为老百姓开的。老百姓告状,永远都是竹篮打水。罢,罢,罢——好拳莫把石包揍,有理不与衙门斗。于是,钟云舫在城门外大路旁立了一尊“戒讼碑”,在碑上刻了两副对联。

其一:

虽健讼岂无几串花销,倘从格外生枝,气死猴子闷死狗;

能吃亏自有一些果报,何必官前讨好,赢了猫儿卖了牛。

其二:

不忍耐,宜吃亏,青石板惯出的闷头蛇,钱是硬的,气是软的,纵然屈到十分,还要忍之又忍;

受冤圈,才打状,黑衙门都是些瞎眼狗,人有七算,天有八算,倘若棋差一着,谨防冤上加冤。

不久,钟云舫又干脆在城门外大墙贴上了二副关于百姓打官司的对联。

其一:

你来告状么?城中地,坐卧也须钱,一进此门,便要扎包起脚;

我劝息气者,署里人,凶横更可恶,万般没路,不如掉步回头。

其二:

银钱事,与性命牵连争小气,挖了护心油,赢了官司,不过一场虚体面;

衙门中,有鬼神管照逞阴谋,说此咬舌话,暗加圈套,须防两道立眉毛。

钟云舫作为江津县城有名的塾师,又是城邑“天上宫”(福建会馆)会首,可谓德高望重。他对城邑街坊之间的纠葛,对邻里各户内的争端,总是和颜相劝、循循诱导、公正平解,使当事双方消除隔膜,言归于好。他曾写有二副春联,劝人们少惹事端、包容互谅、共创和谐。

其一:

公论一杯茶,省多少风云雷雨;

天良几道码,总昭然日月星辰。

其二:

公道犹存,且听乡人月旦;

冰衡共鉴,免生平地风波。

钟云舫生活在最基层,生活在人民群众之中,他吸收了人民群众的语言营养,“平日留心此道”,用俚语创作楹联,“妙有现成俗语合之”。这些楹联不仅通俗易懂,而且嘻笑怒骂,朗朗可诵。上述几副用方言俚语写成的楹联,将封建社会“衙门口”的黑暗,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揭露。据清末文人郑埙(字芥青)说,钟云舫创作了俗语对千余副。但我们今天看到的收录在《振振堂联稿》的仅此几副,想必这是钟氏“俗语对”的代表作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