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江 津 除 奸 记  

2008-02-15 16:3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国翔   庞滔滔

 

陈梦华是一个卑贱的叛徒,由于他的叛变告密,使地下党四川省委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给革命造成很大的损失。后来新组建的四川临时省委沉痛地向中央报告,称“这次损失最大的是全部常委牺牲完……”。陈梦华叛变后暗窜到江津,利用省委原来的介绍信骗取江津地下党的经费,企图对江津地方和驻军内的党组织进行破坏……

1930年5月5日上午,地下党四川省委常委会正在省委秘密机关重庆市浩池街(十八梯下横贯于凤凰台与响水桥两街上方的一条小街)裕发祥酱园铺楼上举行,这次会议非常重要。参加会议的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省委秘书长邹进贤,省委组织部长游少彬和省委工委书记程攸生。

陈梦华,又名陈仲全,本是一名地下党员,时任省交通科会计科主任,他组织纪律性极差,多次受到党组织的严历批评,因而心生妒意和报复。他了解到省委正在举行一个重要的秘密会议后,写了一张纸条叫一个小贩交给附近岗亭里的警察,很快国民党特务便衣队前往搜捕。这突如其来的检查使大家措手不及,但很快就镇静下来,邹进贤沉静地揉烂了会议记录。大家厉声斥问:“你们是干什么的?”随即刘愿庵、程攸生等与警察、特务展开了搏斗。除游少彬跳窗脱险外,刘愿庵等三位省委领导终因寡不敌众被捕。重庆卫戍司令王陵基立即亲自审讯,刘湘用高官厚禄进行诱惑,用残酷的刑具进行折磨,但都无法使三人屈服。最后凶残的国民党特务将刘愿庵等三个铁骨铮铮的优秀共产党员杀害,省委工作一时瘫痪。

陈梦华叛变投敌后国民党并没有给他高官厚禄。5月中旬,他化妆后乘船来到江津。他奉上峰之命到江津的目的是探查江津地下党组织的情况,以期进行破坏。但陈梦华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他到江津还想暗中骗取地方和驻军内地下党组织的经费。他猜度刘愿庵等三人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的消息还没有传到江津,刘愿庵不仅是共产党的高官,而且他是江津女婿,他的爱人周敦琬是江津人,是地下党江津县第一任书记。陈梦华想利用江津地下党对周敦琬和刘愿庵夫妇的爱戴骗取金钱。他到江津后,首先住进了东阜门附近的一家普通小客栈。然后开始与国民党驻军内一些人员接触。早在1929年,国民党24军第一混成旅刘文辉部就驻守江津,后该旅被改编为暂编第一师,刘文辉兼任师长,但这支部队实际上由副师长张志和统率。陈梦华作为地下党省委机关的人员,他知道在江津的这支部队内有共产党在频繁地活动,部队里建立了中共军支,成立了江津革命士兵同盟会等,但陈梦华不是省委的领导,对驻军内党组织具体的情况仍然不知。他利用原来盗窃来的省委介绍信,终于与个别军支负责人接上头,他对军支负责人说:“省委书记刘愿庵和常委邹进贤、程攸生被捕了,现在还关在巴县监狱里,如果有三千元钱即可救出。我是奉组织的委派前来筹资的……”。军支的人见他有省委的介绍信,加上救人心切,就给了一部分钱。接下来他开始寻找江津县地方地下党组织。此时江津地方地下党组织已经由特支改为县委,县委书记是龚文骐(又名龚秉仁)。陈梦华正在千方百计寻找接头人时,真是冤家路窄,在县城的儒林街他发现了李觉鸣。

李觉鸣,原名刘墨苏,又名刘国华,湖南人。黄埔五期毕业,在参加南昌起义后南下转战中担任周恩来的警卫。他是个智勇双全的地下党员,曾任地下党四川省委特务队长李觉鸣的助手,负责除奸。他在1928年9月的一天,亲手击毙蒋介石派到四川给刘湘当助手的心腹——策划与制造重庆“三·三一”惨案和一系列白色恐怖的特务戴弁于上班途中的轿内,此事震惊全川。李觉鸣现在的身份是中共四川省军委秘书,他来江津是暗中巡视军运工作。

陈梦华在江津发现李觉鸣后,认为发现了地下党四川省军委的一条肥鱼。他深知李觉鸣的枪法和武功,自己无论如何都难将这条大鱼逮住,搞不好自己还会吃亏。于是他在客栈中暝思苦想,终于想出借刀杀人的办法。他马上给国民党24军驻江津暂编第一师主持工作的副师长张志和写了一封匿名信,说共产党四川省军委的李觉鸣潜逃到江津,常在儒林街头一带活动,他要求张志和派出军警前去拘捕等等。他还将李觉鸣的衣着和体貌详细描述了一蕃。

陈梦华那里知道,这个统率全师的副师长张志和早在1927年就在邛崃县入了党。他的部队里有党组织并活动频繁,他不仅知道而且还在上面为他们作掩护。张志和是刘文辉的心腹,部队的大事小事都是他作主。张志和还与李觉鸣是很好的朋友。这次李觉鸣来江津暗中巡视军运工作,就多次进入张家公馆。这天晚上,在张家公馆,张志和将这封密报信交给李觉鸣看。李觉鸣大吃一惊。这不是地下党四川省委交通科会计科主任陈梦华的笔迹吗?他的笔迹对李觉鸣来说太熟悉了,因他在省委机关负责会计,常有签字,李觉鸣一看便知。陈梦华的这一疏忽和大意引起了张志和和李觉鸣的高度警惕。他们产生了三个疑点:一是陈梦华为什么要写匿名信?二是据传闻前不久有几名“共党分子”被杀害于巴县衙门前的鱼市口。这几人是不是被捕的省委刘愿庵等三人,如是他们陈梦华怎么还在筹款营救?三是这次省委领导被捕,内传告密的怀疑对象有几个,陈梦华是怀疑对象之一……张志和与李觉鸣一合计,立即派一个同志租一艘小木船到重庆进行打探。江津到重庆是下水,这位同志在当夜就赶到了重庆城内,找到了一个联络站。

第二天中午,打探的同志乘滑竿急忙赶回江津。他带回的消息令人震惊:刘愿庵等被捕的三名省委领导在5月8日就被敌人杀害于巴县衙门前的鱼市口。他们牺牲前面对敌人的枪口,高呼“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这次召开的省委秘密会议是陈梦华告向特务告的密……。张志和、李觉鸣听了非常悲愤,他俩一合计,决定在江津将计就计,将这个厚颜无耻的叛徒陈梦华除掉。他们制定了一个万全的除奸计划。

当天傍晚,在街上闲逛了一天的陈梦华回到了客栈二楼的小房间。他从长衫里掏出在街上购买的半包花生,取出小酒壶独自享用,边品酒边思考着明天怎样与江津地下党县委的人员接头。慢慢地也到了掌灯时分,突然,响起了三声敲门声,他忙站起问是谁。对方回答了他们接头用的暗语。陈梦华开了门,三个穿军服的人进来后就说:“我们是军支的,前几天给你的用于搭救省委领导的钱是假的,因为我们当时不很相信你。经我们观察,确认你是我们的同志,现将真货带来,准备将假的送回……”狡猾的陈梦华知道此中有诈,正准备退后转身拿床头枕头下的手枪,不想前面一个着军服的人一个“扫堂腿”将其扫翻在地。说时迟,那里快,第二个人掏出手枪对准陈梦华的脑袋瓜子连开二枪,陈梦华只呻吟了三声就一命呜呼。

楼下的客栈老板娘听到楼上枪响后急忙上楼来看个究竟,眼前情境吓得她瘫倒在楼板上。拿枪的人说:“老板娘,你不害怕,这不关你的事。我们是县警察队的,他是共党分子,拒捕被我们就地正法……”

第二天,国民党江津县党部与江津县政府主办的《新江津日刊》(地下党江津县委也办有地下刊物仍叫《新江津日刊》)头版发表了一条消息,称“共党分子”陈梦华窜到江津活动被发现,军警前去逮捕,陈梦华拒捕被当场击毙在客栈内云云……

陈梦华这个卑鄙无耻的叛徒,终于落得个尸横他乡客栈的可耻的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