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都是文字惹的祸  

2008-04-15 17:3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末巴蜀才子钟云舫遭受“文字狱”揭秘 

庞国翔 

被今人誉为“联圣”的钟云舫一生坎坷,冤屈不断。他最大的劫难有二次:一是光绪二十年(1894),他设在江津县城南门阙氏祠内赖以为持生计的塾馆强遭关闭,而且廪银被削除,功名被革废,47岁的他背井离乡逃到成都荒郊躲避官司。二是光绪二十九年,他冤受三年“牢狱之灾”。他的这些遭遇,都是文字惹的祸。

钟云舫虽是一芥书生,但他是当时当地著名的塾师和楹联高手,性格刚直、豪侠、不谀,自号铮铮居士。爱助人纸墨“打抱不平”。由于他敢于对腐朽的封建制度进行无情的揭露和批判,敢于对统治者进行辛辣的讽刺,敢为民说话,因而就得罪了官府衙门。从他15岁初醒人事起到64岁溘然而逝这长达49年的时间里,有29人任过江津知县,这些县官大多被他批评和讽刺过,有的甚至是被他臭骂得狗血淋头。

县衙官吏对钟云舫是既恨又怕,因而千方百计要报复他,但又拿不到他的把柄。钟云舫是个秀才、廪生,喜欢写诗作联,于是官吏们挖空心思进行构陷。“文字狱”是清代官府加害读书人的常用伎俩,要从你的诗文中找出“证据”很是容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在钟云舫的诗联作品中,许多句子对统治阶级的批判、讽刺是一目了然的,没有一点隐晦。

 

题莲塘、写官祠

  塾馆功名遭毁贬

 

荷塘,又名莲花池,位于江津县城东门外。早在元时,津人就凿渠引水入池,再疏入江。明时县人筑堤建亭于堤上,取名“君子池”,后来又建亭于池中,取名“水心亭”,以此扶植和培植县邑文风。城池内外居民沾塘之利,每到春夏,岸上梅花和塘中荷花竟相开放,色艳香浓,游人甚众,是江津县八景之一。塘外有肥沃田地数十亩,塘池和文亭的费用均由田租解决。但从同治开始,江津多任知县受当地少数豪绅的阿谀和谄媚,挪用公局百万两花银,在此撤房扩建“遗爱祠”,将各知县“政绩”尽留祠中,以欲“遗爱”千古。光绪十八年前后,此风更长。此举使膏田荒芜,而且祠宇建造得不伦不类,县人大多敢怒不敢言。官以为遗爱,民以为遗害。

钟云舫对此是敢怒又敢言,怒笔写了《有见》、《题莲塘一》《题莲塘二》三诗。他在《有见》中,对县官罢毁莲塘扩祠进行讽刺。“去年官似佛/敲破木鱼身扑扑//今年官若神/视之不见听不闻//六月衙门苦水冷/县主犹夸清慎勤//君不见莲塘三月采莲舟/人间织女笑牵牛//又不见官仓坝里小池塘/千里条条花石纲//不信此官清似水/请问佛图关下阿房宫何日起?”

在《题莲塘一》中,钟云舫将知县们占塘扩祠的“大作”称之为“胡行”、“胡闹”、“胡思”等等——“此是吾家壁上画/是谁偷样作祠堂?”

更具斗争精神的是钟云舫将《题莲塘二》题写在“遗爱祠”的墙壁上。为弱小的县民发出“料得荷花多怨藕/膏田不复几分收”的哀叹,发出“滔天功德祠遗爱?”的责问,这只是“父老痴聋耳不闻”罢了。钟云舫将衙门知县的丑态刻划得淋漓尽致。

钟云舫还为“遗爱祠”撰写过一副对联。联曰——

此去到莲塘,问遗爱诸公,清操到底谁千古;

其行光梓里,看褒恩两姓,宸翰飘然下九天。

钟云舫的《题莲塘(二首)》,将当局贪官污吏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丑态刻画得惟妙惟肖。他们为了给自己树碑立传,任意圈占良田,侵蚀景观,扩葺遗爱祠,弄得荆榛满地。“大呼堂上公千古,小饮尊前酒三分,”——这显示了钟云舫在封建官僚面前刚直不阿的气概。“滔天功德祠遗爱?父老痴聋耳不闻?”——这更是对封建统治统治者无情的拷问。

钟云舫的《有见》诗,不仅揭了江津任上知县朱锡蕃的老底,而且还抠了相邻的巴县知县张铎的老疮疤。朱张臭味相投,犹似狐朋狗党。常在一起出条子吃花酒,你请我还。他俩到渝城送检“城勇”时,张作东与朱一起到江北嫖娼宿妓,朱还带一个妓女回江津作妾,惹得老婆既哭衙门又上吊,闹得江津满城风雨。但这个“朱大人”却还要在遗爱祠上留下“政绩”,真是天大笑话。钟云舫的诗联一出,可谓全县全抄传背,弄得朱知县几乎下不了台,他恼羞成怒,对钟刻骨嫉恨,生出一条断钟云舫生计的毒计,他串通教谕和学宪,先以“岁考劣等”为名,革除了他廪生衣顶,继又捏造出“师德文风卑下”之罪名,强行关闭了钟云舫执教近十的塾馆,还放言要将他治罪……钟云舫为躲官司,只得背井离乡,逃走成都荒郊,依附在一家苏裱铺,靠写联卖字为生。

 

唱鱼歌、叹白云  

身陷囹圄三春秋

 

钟云舫逃到成都三四后年,江津知县易人,“忠厚拆狱、公平政道”的翰林院庶吉士周学铭(字味西)知署江津,他询知钟案定有冤情,于是对此案不多追询,钟云舫才得也回家,与门生郑埙在陈姓等家中以教“散馆”为生。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前后,巴蜀“两岁三秋赤旱”,到处“哀鸿惨状”,知县武文源不照律减赋,还篡改粮章,加收加征,光绪二十八年底,钟云舫与举人张泰阶等拟状举诉,经总督岑春煊受理查核,武文源被摘去花翎顶戴。次年三月,岑春煊奉调外省,官船途经江津,钟云舫登小舟参谒并赠《送岑大帅移督两广》诗、联致谢,武文源得知恨之入骨。

光绪二十四年(1898),领导第一次农民起义失败的大足县民余栋臣被人从荣昌监狱中救出后,招兵买马,开展了第二次起义。烽火燃烧至永川、壁山、江津等邻近县邑。清朝官县惊恐万分,他们大骂“余部”是盗贼,采用各种手段,抛出诱弭骗降、诱降起义军。钟云舫立即写了《捕鱼歌》、《捕鱼叹》二首长诗。武文源及其余党如获至宝,宣称钟云舫诗中之“鱼”实为隐喻匪贼余栋臣之“余”。

钟云舫在《捕鱼歌》诗中,赞颂了鱼儿的反抗精神:“一鱼冲浪出,雷电随之逐。鱼也何能为?群公俱骇目”。严厉批判了“九重天子患民灾,将军也为捕鱼来”、“ 朝廷忧敌不忧鱼,鱼患虽除敌不除”的社会现象,表现了他支持和同情余栋臣农民起义军。“我今为作捕鱼歌,愿鱼安养静风波。不食香弭不鱼服,楚林拔山奈鱼兮何?”

在《捕鱼叹》中,钟云长竟然为“鱼”立德,写出“贼不贼民官贼民,驱民杀贼民安肯”的句子,真可谓喜笑怒骂。“自从碧眼瞧中人,中原流祸及君亲。民怨国恨思杀贼,官为护贼毒斯民”、“斯民受抑冤无状,恼起鱼儿生骇浪”——“鱼儿”起事,是官逼民反。他在诗中将官兵批驳成封建势力的爪牙和帝国主义的走狗。“贼”才是真正爱国爱民的,得民心的“贼”是杀不完的,是越杀越多。“贼兵为民兼为国,民为心知识顺逆”。钟云舫最后大声发出了“谁是官军谁是贼,县官何不思之深”的责问。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前后,江津重镇李市、灯溪等出现以推翻清朝统治为目的的“神拳”、“红灯照”等组织,加上大足县农民起义的余火,县衙官吏惊恐万分,江津社会动荡,人心危危。钟云舫作为江津天上宫(福建会馆)会首,竟然写了多副歌颂“红灯照”的楹联公然张贴的天上宫各个门楣上。这些楹联虽稍有晦涩,但明眼人一读便知是写红灯照的口号“手提圣灯有神明”。

其一:   

九月清秋,是九转丹成之日;

一天恶风,想一镫红照之时。

其二:

群玉散春华,捧出天中白壁;

众星攒福国,依然海上红灯。

其三:

绝壁张灯,可谓明也已矣,可谓无也已矣;

寻春作伴,侔我于堂乎而,侔我于庭乎而。

其四:

大愿船,指向西方,有万盏明灯,挂在千千杨柳;

金光咒,现出南海,看一时春浪,飘来朵朵莲花。

 

钟云舫个头清肃瘦高,他说自己是“嶙峋之骨,磊块之姿”,因名“云舫”,常自谑为“云老头”或“云翁”,想必是以白云之高洁而警喻。这时,钟云舫又写《白云叹》一诗,该诗笔笔清新豁目,描写出“五瘟作疫还多庙,断无禋祀及氤氲”的社会现象,发出“尔何不作霹雳之摩空,凭空一击万耳聋”、“抑何不作冯夷之拗怒,陆詟水慄百灵怖”的警醒之句。这首诗更具有斗争精神和反抗性。

武文源及其余党收罗到钟云舫的这些诗句和楹联后,遂以重金贿赂以由巴县知县升任为川东道台的张铎(字振兹),张铎曾在山东为过官,武文源即与他相认为同乡。其实,早在朱锡蕃任江津知县、张铎任巴县知县时,钟云舫就写诗写联骂过他俩,因而张铎对钟云舫早生嫉恨,只是无凭下手。这下,张、武二人手执“铁证”,就狼狈为奸,相互勾结,加害于钟云舫。

武文源及其余党凭据钟云舫的这些诗句联语,参诉钟云舫“欲犯上作乱、聚众起事。”张铎则上禀贴说钟云舫是“劣生”、“讼棍”、“受贿百两写呈文”、“煽动闹粮”、“诗联鼓吹作乱”云云,此时正是新旧总督交接之机,州府衙门对钟云舫这个常找“官府麻烦”的秀才也是大为不满,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五月,钟云舫在重庆被当局收质后,当局以“妖言惑众、播乱民心,结党为奸,意图不测”为案由解押到成都府科甲巷提刑按察使待质所“待质”。

提刑按察使在钟云舫案的立案“佐言”中,有“贼刀斫民容不忍,官法投民无不准”、“ 民怨国恨思杀贼,官为护贼毒斯民”、“ 贼兵不贼官为贼,以官杀贼奈贼何”、“ 呜呼,尔何不作霹雳之摩空,凭空一击万耳聋”、“抑何不作冯夷之拗怒,陆詟水慄百灵怖”等等诗句和联语,言为“为盗匪犯上作乱张胆”。

四川布政司对此案的批语为:“结党为奸、尚属子虚。妖言播乱,事实俱在。然杀之恐失人心,纵之恐构大乱,姑待质。”有了此话,当局就不能不对他实施“软打整”,既不“询”又不“质”,使其有口不能辩,有冤不能伸,蒙冤受屈长达三年。

下面附录了钟云舫六首“获祸诗”。你读后,对钟云舫的斗争精神会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一   有见

堂皇日日鸣钲鼓,县主英雄亲讲武。

可惜边夷不到川,三百蛮奴空跳舞。

散作千家嚼食虫,小民畏官兼畏虎。

撞金伐扶不渝城,红呢软甲大观兵。

夜深腰剑小仪仗,又从江北踏蛮营。

蛮营倩女妙舞歌,猛将当关奈若何。

捐廉八百买苏小,从此讼庭花落多。

花落残魂瘗嘉石,小小江城非大邑。

耒阳百日案如山,呵打一声堂事毕。

去年官似佛,敲破木鱼身扑扑。

今年官若神,视之不见听不闻。

六月衙门苦水冷,县主犹夸清慎勤。

君不见莲塘三月采莲舟,人间织女笑牵牛。

又不见,官仓坝里小池塘。

千里条条花石纲,不信此官清似水。

请问佛图关下阿房宫何日起?

 

二  题莲塘 

偶然乘兴觅春芳,瞥见西湖照夕阳。

此是吾家壁上画,是谁偷样作祠堂?

绕岸垂柳罩绿烟,膏腴千亩种红莲。

可怜负郭斯肌女,都为家无一寸田。

龙神痛哭水妃嬉,神禹无功让白圭。

湍水源头碑纪在,到今人不识东西。

文风开到水云乡,碎瓦于今歌舞场。

惟有桑田变沧海,令人搔首叹兴亡。

 

三  再题莲塘

为访梅花谒使君,朔风吹冻一江运。

大呼堂上公千古,小饮尊前酒三分。

桑柘几家才绕岸,荆棒满地欲斜曛。

滔天功德祠遗爱?父老痴聋耳不闻。

 

故人邀我饮江洲,每出东门忆旧游。

蜀道宛成千载碧,巴云撒下一天秋。

自然死者跻新鬼,可有生命说故侯。

料得荷花多怨藕,膏田不复几分收。

 

四  捕鱼歌

一鱼冲浪出,雷电随之逐。

鱼也何能为?群公俱骇目。

当年渔子捕鱼归,孰知鱼也冲天飞。

半鳞片甲不可得,诸公空自渐裳衣。

从此鱼儿生骇浪,一跃洪波千百丈。

华元留质不西归,周公居楚徒东望。

九重天子患民灾,将军也为捕鱼来。

诸公槃槃绝天才,思得鱼儿弭祸胎。

网罱罘罳四面设,严滩更筑钓鱼台。

钓鱼台孰知此鱼终跋扈,乘风一跃沧溟开。

昔时刀俎思鱼肉,今日皆忧葬鱼腹。

决堤溃防倘一朝,诸公未免其鱼哭。

朝廷忧敌不忧鱼,鱼患虽除敌不除。

海天浪险江湖阔,留此赪尾又何如?

何者冲流而方羊,终日烹鲜鹈在梁。

知否羊矢充鱼肠,乃尔贪脍思鱼肪。

民间养鱼得鱼利,敝笥无功鱼泼刺。

为渊驱者网终疏,其鱼唯唯悠然逝。

我愿鱼兮莫化龙,五云之上多悲风。

又愿鱼兮莫化虎,山中白额难为伍。

愿鱼作负鳌三山,中原陆沉镇其间。

龙伯大人秃鶖耳,有獭非能噬鲂鲤。

我今为作捕鱼歌,愿鱼安养静风波。

不食香弭不鱼服,楚林拔山奈鱼兮何?

 

五  捕鱼叹    

贼刀斫民容不忍,官法投民无不准。

贼不贼民官贼民,驱民杀贼民安肯。

自从碧眼瞧中人,中原流祸及君亲。

民怨国恨思杀贼,官为护贼毒斯民。

斯民受抑冤无状,恼起鱼儿生骇浪。

尧舜聪明不忍杀,军士逍遥于河上。

一鱼生浪小丑耳,奔走公卿疲将相。

诸公滚滚运其谋,鱼儿贪饵不吞钩。

赵侯底事为燕获,晋使何因被楚囚。

猎火烧空腾士卒,千军不能得一鹿。

岂果将军跋扈才,大义所在人心服。

桓桓周处怒而呼,加粮加饷起征夫。

不知三害尔居一,而乃射蛟斩虎求名乎?

贼兵为民兼为国,民为心知识顺逆。

民心向贼贼即兵,一官何能搏众贼。

劫运苍茫杀氛侵,民心所在即天心。

谁是官军谁是贼?县官何不思之深。

我为生民作此歌,要知兵少贼民多。

贼兵不贼官为贼,以官杀贼奈贼何。

 

六  白云叹

白云将为霖,山僧留作客。

神龙强出之,歘然起天半。

一时面皆墨,驱风还逐电。

淋漓雨泽多泥泞,农者欣欣行者叹。

归来见僧不内,门前滴滴挥惭汗。

呜呼,尔何不作霹雳之摩空,凭空一击万耳聋。

抑何不作冯夷之拗怒,陆詟水慄百灵怖。

既不然化为冰雹与霜雪,一齐天地生机歇。

而胡为朝朝苦旱念花生,苍生感天不感灵。

五瘟作疫还多庙,断无禋祀及氤氲。

徒为江海添波浪,蛟龙鱼鳖聚纷纷。

云兮云兮尔亦太憨生,清浊异气劳逸分。

劳者多浊逸者清,何怪山僧之不尔为群。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