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陈独秀祝寿——赠文又赠联  

2009-06-07 21:5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8年夏,抗战军兴,在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呼吁下,国民党将监狱中的陈独秀释放。日军加紧侵略中国,华北、华东等大片国土和城市沦陷,已是花甲之年的陈独秀秀偕夫人潘兰珍随避难的人群西迁,由南京到武汉,由武汉到重庆,8月3日来到抗战大后方——“陪陼”重庆的近郊县江津。

陈独秀到江津不久,便在邓蟾秋等的引荐下找到了相对较为静雅的寓所鹤山坪石墙院。长期的地下亡命和监狱生活,无可挽回地损害了他的身心健康,他肠胃病、高血压和心脏病日趋严重。但在江津,使他最为艰难的还不是这些疾病和贫困,而是他政治上孤独,精神

虽然如此,纯朴的江津人民并没有抛弃陈独秀。“三邓”就是陈独秀晚年在江津时往最密切的朋友。一是邓仲纯,皖籍人,曾留学日本学医,在江津开有“延年医院”.他常常去石墙院见陈独秀,一是给他看病,一是陪他聊天。二是邓蟾秋和他的侄儿邓燮康。邓家是江津的名门望族,资产甚丰。邓蟾秋是江津农工银行的董事。邓燮康1929年前曾就读上海复旦大学,参加C·Y(共青团),五四运动期间深受《新青年》的影响,对陈独秀十分仰慕,他当时是重庆民生轮船公司的大股东。邓氏叔侄很开明,喜欢办公益事业,先后捐资在重庆创办了“蟾秋图书馆”等。

陈独秀是“下江人”,深感重庆夏天酷暑难忍。1940年的9月中旬,邓蟾秋和他弟弟聚奎中学董事主任邓缡仙及其侄儿邓燮康第三次邀请陈独秀到江津白沙镇的黑石山附近松林坡住所避暑疗养。这里依山傍水,绿树成荫,风景秀丽,空气清爽,早在1939年夏和1940年8月陈独秀就应邀二次来此避暑。这次又应邀请,要在白沙邓氏旧居住上两个多月。

说来真巧,这年八月正是邓蟾秋70华诞。本来,邓蟾秋生于1871年,其70大寿应在1941年,而非1940年,此年他仅69岁,虚岁才70岁,但四川的习俗是祝九不祝十,办满十酒是以虚岁为准,都得提前一年办。这年,也是聚奎学堂60周年校庆。聚奎中学堂与邓家有着不解之缘。聚奎学堂最早是邓家所开,邓蟾秋是聚奎中学创办人邓石泉的第五个儿子,也是聚奎中学第一任校长邓鹤翔之弟,后学堂公办,邓家仍捐赠大量办学资金,邓家为聚奎中学堂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邓家人仍执掌着聚奎中学堂董事会主任之职。聚奎中学堂的喜事,这当然也就是邓家的喜事。60校庆和70华诞同办,岂不双喜临门?

陈独秀住在邓家,聚奎中学校长周光午邀他来学校“鹤年堂”给全体学生讲演。10月2日,陈独秀身穿蓝布长衫,外套马褂,脚蹬布鞋来到学校。他体态清癯,虽脸上布满苍凉,但两眼却显得深邃,陈登上讲台,说话慢而有力,他先讲匡衡凿壁偷光的掌故,劝告青年学生要珍惜光阴,努力学习,为民族作贡献。接着,他又讲东洋小日本想霸占中国,全国人民要一致对外,争取抗战胜利……陈独秀讲演大约40分钟,同学们都听得津津有味。讲演完毕后,学生们站立两旁热烈鼓掌欢送,陈独秀对每个学生都点头微笑,稳步前行,显得很是高兴。这是陈独秀生前所作的最后一次演讲。

邓蟾秋70大寿的祝寿宴会在邓家宽敞的庭院里举行,可谓是高朋满座,宾客济济。学校庆,家中也庆,宾客不断,人来人往。各界名流、文化教育机关、商会、行帮,纷纷前往祝寿,真是热闹非凡。陈独秀与欧阳竟吾、周光午、高语罕、台静农、邓仲纯等文化名流座在一席,他们首先向寿星邓蟾秋献上了有陈独秀等名流具名的《邓蟾秋先生七十寿序》,并由司仪进行了唱诵。

桌上,大家都谈论着时事,话题扯到了“西安事迹”上,大家说,没有想到被国军追杀得四处奔跑最后落脚在荒漠的西北的共产党在事发后没有对蒋公动刀……?陈独秀发表意见说:“这是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的主张,这一主张赢得了人心,避免黄埔系的内战,可谓最大的善行……。”大家自由漫谈,各自发表不同的话题,一会儿,大家的话题又集中转移到办学上。陈独秀站起来对家说:“一个人聚财不难,疏财实难,像蟾秋翁百万家财,就以十五万赠聚奎,五万办图书馆,设义仓、济困厄、修桥铺路,无不慷慨解囊,其余分赠子侄亲友及乡中贫寒有为之士作留学费用,自己仅留五万度晚年,古往今来,实属罕见,真不易矣……!”

言毕,陈独秀意犹未尽,他在餐厅的桌子上用大笔写了篆体“大德必寿”和“寿考作仁”两幅字赠与寿星邓蟾秋,邓寿星笑容满面地说:“谢谢!谢谢!”陈独秀又说:“按年龄,你比我大,论财富,你比我多,怎样写都不过分。”邓寿星非常高兴,他收起这两幅字,如获珍宝。周光午接过话题说:“陈先生写的话,不仅是可以适用邓先生一个人,大德必寿,寿考作仁,其实是条公理,不如将来找个人,刻在聚奎学校内,如何——?”邓蟾秋笑了笑说:“好,好,这是陈先生给我们学校增添的新景致呀!”

后来,学校请人将两幅大篆分别镌刻于黑石山顶之鹰嘴石与团石包上。“寿考作仁”后于“文革”中被红卫后砸毁——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寿宴快要结束的时候,陈独秀又题撰了《贺邓蟾秋先生七十大寿联》赠寿星邓蟾秋老翁,联曰:

火学从衡称卓彦;

事功耀赫当寿铭。

邓蟾秋是当地有名的绅士,是个贤德之人,70大寿这天前来送礼的各界人士不少,所收的礼物定会不少,而陈独秀所送的字和联,却是非常的独特和珍贵,这些字和联,是对邓蟾秋一生的最为公正的评价,因而他感到比其它任何礼物都贵重,这就令邓蟾秋感动不巳,他将字联视为珍物,永藏于室,永藏于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