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杀 牛 过 年  

2012-01-31 09:3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辛苦种田,杀猪过年。三十多年前我们生产队,却出现过两次杀牛过年的事。当时我虽才七八岁,但记忆犹新。

那时的生产队学大寨,是大集体,由队长安排每天的农活,社员一起出工、收工,实行工分制。社员家里不能饲养猪、牛、羊等家畜。每个生产队有一个饲养组,饲养一头生猪,最多的只能饲养两头。

社员凭工分分得口粮。口粮不够吃,大多社员都要吃半年以上的红苕、玉米等粗粮和蔬菜。公社食品站凭票供应猪肉,每月每人一斤,肚子里没有一点油水,整天咕咕叫。那时要吃上一餐回锅肉,真是要高兴好些天。

生产队长叫幸禄,是一个没有文化但非常实干的“农头”。队里饲养的生猪,长了百多斤,过年前的几天,就将它杀了。全队300多人,围着屠场,等到半夜才将这人平半斤猪肉分回去。当时一家多为四五口人,大多连夜就或炖或炒,吃了大半。不到两天,连油渣都没有了。

令我们高兴的这年,是杀了一头大水牛。耕牛是生产队最重要的劳动工具。3000多亩水田全靠它犁耙。队里有9头牛,一头病了,腿残两年,无法犁田,关在牛栏里,养得肥壮。上级是不准杀牛的,幸队长向公社打了报告,要求将这头病午处理掉。

这场面很热闹。幸队长安排10多个精明强干的社员,将残牛牵到小河边,全队人都到场了,站了半个小山坡,精壮的小伙子用绳子套住牛脚的四脚,用力一拉,牛就倒下。从外面请来的屠夫手起刀落,很快牛头落地。于是剥皮、划腹,十多个精壮男子要忙活一大天,这1000多斤重的带着血色的牛肉就摆上案子。社员每个能分上两斤以上,一个家庭一般能分得一大盆鲜嫩的牛肉。

第二天,幸队长开会,集中了社员家的10口大铁锅,将牛骨加水后用细火敷汤,敷一天一夜,汤色变色,就倒入木桶中,两天后全凝固成细腻嫩白的牛油。幸队长用竹片一划,每家每户分二砣……这年的正月,过得真滋润。

这年过得很快,经过春种夏管秋收的季节,头年年底杀牛的事早已淡忘。

又要过年了,队里饲养的生猪突得瘟疫死去。公社畜牧站怕传染就对死猪进行了深埋。猪没了,300多社员怎个过年呢?

幸队长想了两天,终于作出一个决定:杀牛。

第二天,他组织社员和屠夫将一头既大又肥的水牛杀倒,安排好社员到小河边的屠场剥皮划腹分肉。自己亲自出马,到公社报告,说生产队有一头病牛应该处理。

这个春节,社员过得也很快活。

不想元宵节刚完,队上一个叫“汪秀才”的人就写信到公社,揭发幸队长组织社员杀了能耕田耙地的健壮水牛。这个“汪秀才”解放前读过几天塾馆,他说他对每头水牛都有感情,还说水牛耕地为民,杀它是造孽。据说他的揭发信写了整整5页。

第二天,公社民兵连、畜牧站的人就来到生产队,将幸队长带到公社。当时的政策,乱杀耕牛就是破坏生产,是要坐牢的。

但幸队长坚持说自己杀的是病牛。于是公社派人来队上调查。除“汪秀才”  外,全队人都证明这头牛是病残牛。

但幸队长仍被关在公社,驻了15天的学习班,最后放回。他背了一个处分,这处分有点奇怪:撤销队长职务,鉴于正处春耕季节,由他主持生产队工作,以观后效。

于是,我们这个生产队就被外面的人叫为病牛队。但队上从此就没有杀过牛,每年生产队过年时只杀一头猪,社员们过得很苦很苦,直到1979年……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