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漫话江津艾坪山  

2013-08-21 13: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艾坪山的来历

 

艾坪山是江津城区西南郊外的一条最要山脉。《江津乡土志·地理篇》(光绪本)说:艾坪山,即艾青坪,在县西一两里。山顶平正,长约十里,宽五六里,北临大江。水源发出西南,分流南汇鼎山诸水,西流至五子沱汇大江。早年艾坪山属江津城厢外琅山乡,《琅山乡志》则说:艾坪村位于琅山中心区之西,辖七个村民组。系坪状高丘,前有鼎山,后有官斗山、猴子山。朗日横空,山巅一瞥,东望太公,南观鹤坪,西观华盖,北观几水,更有一番佳景。原名艾村坪,现名艾坪村。用现在的地理位置来说,就在的江津城区背后的原化肥厂正门对面的猴子山至官斗山、凉风岗(韩氏酱园背山)一带。

艾坪山的来历,民国版本《江津县记》记载这样一段话:艾青坪山,县西两里,山顶平正,下瞰全城如指掌。有艾尚书名发明墓,碑残时次莫考。此话前说艾坪山方位和形状,后说艾坪山来历:艾坪山有一个叫艾发明的人,官做至朝廷尚书,人称艾尚书。他死后葬于这个山上,时有艾尚书墓。但由于年代久远或其他原因碑残石断,详细墓址现已无法查找和考究。现在考查江津历史文献,还没发现有官拜尚书的艾姓人家。所以这也许是说,山上有一个姓艾,名尚书,字发明的人,逝后墓茔称为艾发明墓等等。不管怎说,艾坪山是因人得名。

 

B:名人眼里的艾坪山

 

被今人尊称为联圣的钟云舫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在成都监狱里写下“天下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联中介绍“临江城楼”的方位:南倚艾村,北褰莲盖,西撑鹤岭,东敝牛栏……此“艾村”即艾坪山也,这也是钟先生常去之地。吴芳吉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爱国诗人。其代表作之一的《几水歌》共五首。第二首是这样写的:几水真真好/津城处处情∥大西门外路/长忆艾卿坪∥树树枝枝香桔子/村村舍舍涌滩声∥风光四季明/归兴一舟轻。诗中的艾卿坪即是艾坪山,这里桔林满山,一片翠绿。时诗人正执掌江津中学,学校有小道真通艾坪山,课余诗人常登艾坪山,眺望坪下,城廊之外,全为桔林,林中点缀村舍,直延致江畔。1938年著名学人、曾叱咤风云的陈独秀先生流落江津,乡贤邓蟾秋邀其在艾坪山北坡所建康庄小住。这里青山满目,江水长流。陈叹“人生得此福地足也”。四年后陈在石墙院仙逝,因无葬地,丧事难办。蟾秋突记当年先生曾说“人生得此福地足也”,于是让出康庄下一畦宝地。所以艾坪山北坡才有“独秀陈先生之墓”。著名抗日将领张芝尧在一篇回忆录中介绍他在江津城南郊艾坪山的一段往事。1941年,第六战区与日军在湖北三斗坪对峙,为确保“陪都”重庆安全,他率兵在江津长江南岸艾坪山修筑炮兵工事。若日军水上进行重庆,艾坪山与对岸高家坪的重炮可进行拦截。艾坪山男女老少积极支持,放下农活,送茶送饭。山上砍伐所有林木,村民不计一分钱,都作无偿捐助。在村民的帮助下很快完成了任务。在张将军的军族生涯中,他认为艾坪山人是最为深明大义的。现在艾坪山上有一个市级抗战文物遗址保护点——防空洞,就是当年所修。

 

C:艾坪山不是鼎山

 

现在一些江津人误将艾坪山认作鼎山。其原因一是因为现在大家找不到鼎山了,不知鼎山在何处,二是前些年几个摄影家在长江对岸浒溪山或高家坪处拍照江津城区即几江半岛,其照片显示:耸立于几江半岛(江津城区)背后面的艾坪山山高顶平,故叫其鼎山。其照片曾作江津形象宣传,因而广为流传。其实此“平顶”与“鼎”不一致,此“平顶”为梯形上端而非鼎状。那么鼎山在那里?国民版《江津县志·山脉》篇云:鼎山,南县一里,形如鼎。光绪版《江津乡土志》卷四·地理篇又云:鼎山,县南一里。其形如鼎……北瞰大江,岩溪之水至此发源,北流半里许入城,环带学宫注泮池。经大中大通太平三桥至太极口入大江。《琅山乡志》原文说:“鼎山(艾坪七队)形如鼎,山下岗峦重叠。前有长江三面围绕,形成几字,江岸成弧形平原,面积约两平方公里,正中为县城所在地,地形如渔翁撒网。为邑中八景之一。事实上鼎山就在现在的齐齐火锅城、云辉丽都、沿江花园这一带,时属琅山公社艾坪村七队(见清末江津城乡地形图)。旧时江津城房屋低矮,又有城墙。鼎山就是城南出城第一山,其次才是艾坪山。艾坪山因人而名,鼎山因状而名。实际上鼎山是艾坪山北坡一子山,它与武城山(长风厂石子山)相连,现已被栉次鳞比的高楼掩没,鼎山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人们的记忆和想象。当年江津县城东西北三面临水,南门是出城的陆上通道,出南门就是形如鼎状的鼎山,它才成为江津八景之一,才有工部尚书江渊的《鼎山叠翠》诗:几江形势甲川东,山势崔巍类鼎钟,岚静天空青嶂耸,雨余烟敛翠华重。钩帘对酒情偏逸,拄笏吟诗兴颇浓。安得辞荣归故里,巢云直卧最高峰。

 

 庞国翔 

漫话江津艾坪山 - cqjjdspgx888 - 庞国翔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