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陈独秀晚年江津交往草根二三事  

2014-03-02 22:3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国翔

 

19388月至19425月,陈独秀在江津度过了人生最后四年时光。他先在江津县城、施家大院等地小住。19395月,与妻子潘兰珍蛰居江津县乡下偏僻的鹤山坪上的杨家石墙院,在这里他“谈笑少鸿儒,往来多草根”。笔者从事江津地方党史和文史工作多年,因工作原因采访过许多当年与陈独秀交住过的草根人物,收集整理了许多陈独秀与江津百姓交住的故事。

 

1:吃春酒

“春酒”是巴渝人家在春节至元宵节之间的一种宴请习俗,指客人到亲戚朋友家吃“拜年酒”。

鹤山坪上杨家是个大家族,有钱有地,比较开明,对百姓还不算坏。陈独秀来杨家石墙院居住,据说是为帮助杨家整理祖上的文稿。陈独秀个高,头发黑而长,反梳到后颈后剪得很整齐。他常一人在石墙院附近散步。有时由他夫人潘兰珍搀扶。他们走路步子很低。大家都称他俩为“下江人”。

李国普当时14岁,住在鹤山坪杨家石墙院附近。当时他在龙门场上读高小,知道这个新搬来的人叫陈仲甫,是个大学问家,从监狱里出来。1940年正月初八,李国普受同学杨继香的邀请,与他一起到他二爸(二叔)家吃春酒。他二爸叫杨国良,住在附近的小屋基,是当地有名的“土老肥”,有100石谷子田,收80石租,还是“保民代表”。他人胖,大家当面叫他“杨二老爷”,背里叫他“二胖子”。李国普家与杨家也有一些来往,有点转角亲。

杨家这天来的客人不是很多,而且多是女客。可能是杨家办的是第二轮春酒。中午开席,三桌都摆在堂屋内。农村的风俗是娃儿不准上席。就是上了席,也是不能占上方席位。但这次有些例外,李国普和杨继香上了席。邻桌上席座了一个表情严肃、脸孔有些苍白的男人,穿的是青布长衫。大家叫他陈先生,而杨国安则叫他仲甫先生。李国普当即就明白这就是石墙院的陈独秀,因此就时时偷偷看他。

也许是因为陈先生在场的原因,堂屋内没有高声的喧哗,大家说话都不多。和他打招呼,他多是笑一下点点头算是回应,他保持着一种深重的样子。宾客们知道他有学问,曾在大学当教授。

李国普和杨继香是小学生,不敢靠近他,怕这位大学教授向他们提问题来考他们。陈独秀在石墙院就向来玩的小学生问过《师说》的第一句是什么等等,这些小学生都没答上。

    陈独秀吃得比其他都慢些。挟菜也是一小箸一小箸的挟。席上有烧酒,主桌席上每人一小杯。大家边摆龙门阵边自喝,没有象其他大户人家办春酒哪样划拳打码搞得很热闹。有人小声陈独秀:陈先生,你太太怎么不一路来哟?他回答说:她挺忙!

    吃完饭后大家又一起闲聊,李国普和杨继香还算是娃儿头,只听不插话。陈独秀看到堂屋的墙上是光墙,就说:杨二老爷,我给你写幅单条挂上吧。这时杨家人立即找来纸和笔,陈独秀就在桌上铺开,写下李白的《山中问答》——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大家都夸耀说字写得好,当时李国普和杨继香都觉得他写得特别潦草。他俩都认不到几个,这两个小孩子不知这就叫草书。两人不敢站得太近,怕被陈独秀考字。如考字认不出来会被人笑话。

后来,杨家人将这字拿到裱行裱了挂在墙上。李国普和杨继香 才对这《山中问答》的诗更熟习。

当时,人们说陈独秀本不想来此吃春酒的。杨家捎信请他,他推谢了。但杨家多次请,他放不下这面子,加上自己所住房子的主人杨学渊、杨庆馀与“杨二老爷”是亲房,他才到杨国良家吃春酒。能请来陈独秀吃春酒,可给“杨二老爷”长了面子。

……

如今李国普老人已是89高龄。他在向我回忆这些往事的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曾任江津区党史办主任5年,早年有一位鹤山坪的姓阙农民向江津县党史办捐赠过陈独秀当年书写的《山中问答》条幅,党史办对这个农民进行了奖励。后来据第三方说,这阙家捐赠的条幅是从杨家得来的等等……阙家单条的来历我不想去查,他捐赠出来就好。

 

2:闹洞房

1941年初冬,住在鹤山坪石墙院的陈独秀应邀去参加一个农家青年的结婚宴,这是他第一次应邀到当地农民家中“喝喜酒”。这农民姓张,住在鹤山坪上与石墙院很近的一个叫大屋基的地方,他们家与陈独秀应该算是邻里。张家主人反复对他说:你来了就行,千万不可送礼。你是文化人,我们沾光,我们还得靠你写两副对子呢……

到了新郎家,见到这场面好热闹,见到这众乡亲好热情,陈独秀的心情也非常的好。当地人大口大口地喝江津烧酒“老白干”,陈独秀也先品醮了一小点,这酒太醇香了,比他以前在北京喝过的“二锅头”爽得多,于是他就喝了两大杯。      

晚上,他经不住诱惑又喝了两杯。张家众亲戚开始“闹洞房”,陈独秀是第一次看到这巴渝地区“闹房”的婚俗场面,他感到很吃惊。在场的亲亲戚戚不分老少尊卑,不分男女性别,全都对新娘乱说一通,有些还动手动脚“狂闹”。见大家都在“胡闹”,陈独秀酒兴和诗兴大发,平时是“谦谦君子”的陈先生也激动起来,他先是摇头晃脑吟诵了一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后,大叫张家婚礼上的跑堂师拿来纸墨,他当场写下了一首《江津乡间闹房酒》的诗来——    

    老少不分都一般,大家嬉笑赋关关。   

花如解语应媸,人到白头转厚颜。

两天后,陈独秀在家中将这首诗钞在一张小黄纸上叫人带给了张家,张家老汉是读过几天“人之初”的人,知道这诗将来会很值钱,就叫儿子将这黄纸片好好藏于柜底。

……

1994年,我到鹤山坪进行文物普查并对陈独秀旧居石墙院进行测量,我千方百计打听到了当年陈独秀“闹新房”的张氏人家。当年的新郎早也作古,他儿子已经50多岁。问起陈独秀为他父母新婚所作的“闹房诗”来,他说:他本来珍藏到解放后,但在“文革”中,大家都在批判陈独秀,村里的红卫兵四处抄家,他家怕极了,只好塞进灶堂烧毁了。

 

3:座茶馆

陈独秀夫妇寓居的石墙院,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搞写作的人来说,犹如与世隔绝。外界的情况如何?他全然不知。伙夫老焦一周去一趟江津县城,将他所订书报和信件取回。

好在石墙院下面有个双石场。虽叫场,实是一个只有两家草房店面的“幺店子”,只卖洋油、洋火等小商品。这地方是上去麻柳、龙门二乡,下去五举、琅山二场及江津县城的必经之地。石墙院到这里只需走20分钟路。陈独秀在石墙院用心编纂文字音韵学著作《小学识字教本》。一有闲暇,他就散步到到双石场。到这里可以听到往返江津县城的轿夫走卒讲外面发生的故事……

毗邻这里的龙门乡螺丝桥有个非常精明的农民叫陈相国,当时有40多岁。一天,他由县城回龙门乡时,在双石场歇脚,正碰上散步的陈独秀。他向陈先生讨教,打算在此开家茶馆。这一想法得到陈独秀的赞同。陈独秀还说:到时我也来你这里喝茶。陈相国说干就干,经过三个月的准备,就在双石场西桥头修建起了两间草房,摆起6张小方桌,干起了卖“老荫茶”的行当。这只算是小本生意,只向过往行人买杯热茶淡水什么的。开业一周,生意很清冷,陈相国后悔不该做这一行当。不久,他又碰到了来此散步的陈独秀,他希望“家门”陈先生给他再出个主意。

陈独秀叫他搞一个开业小典礼。于是,陈相国选了一个吉日,买了6圆火炮,举行了简单的开馆仪式。邀请场上的人到茶馆免费喝茶一天。陈独秀专门书写了一幅单条书法作品送来,陈相国是读过几天私塾的人,将单条挂在茶馆正堂上。陈独秀书写的是陶渊明《归去来辞》中的一段——

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人告余以春及,有事於西。或命巾,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壑,亦崎丘。

这条幅用黄山谷字体竖书。笔画遒劲郁拔,神闲意秾,圆转流畅,凝练有力。陈相国挂上不几天,就引来不少山乡老学究前来观看,小茶馆热闹了一番。

从此,由江津或重庆等地寄给陈独秀的信件书报,多投转到双石场陈相国茶馆,陈独秀隔三差五来茶馆,一者喝茶采撷乡风民俗,二是取回信件书报。小茶馆的生意渐渐兴隆起来。19425月有27日,陈独秀在石墙院因病逝世,陈相国以“本家”和“茶客”的名义,到丧家治丧帮忙。

……

解放后特别是在“文革”中,由于这一特殊的关系,陈相国没有少受到打击和批判。他后来忍不住这样的打击,先是暗中搬回龙门乡,后又离家出走,搞得妻离子散……

 

4:开后门

     陈独秀住在石墙院,虽然条件差,但他对向他提供住房的杨家是心存感激的。他十分关爱身边的少年儿童,陈独秀常指导江津

石墙院主人杨庆余的儿子杨宏勋,他小名叫杨火,生于19284月,当时只有14岁。他们一家三代人都称陈独秀为“陈先生”。

陈独秀夫妇常到杨宏勋家吃饭。杨宏勋的母亲善于做漂水咸菜和皮蛋,所她做的皮蛋晶莹透明,皮蛋上的小鱼、小虾和水草等栩栩如生,像一幅生动优美的图画,令陈独秀赞叹不已,常吃得津津有味。陈独秀经常指导杨宏勋读书,要他珍惜时光,发奋学习。要他多背诵古典诗词,熟读《唐诗三百首》和《千家诗》。他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在陈独秀的指导下,杨宏勋进步很快,考上了江津中学,杨家主人为了表示感谢,设家宴招待陈独秀。席间,主人谈起正为儿子升江津中学一事而犹豫不决的事,因为江津中学当时在长江北岸30里外的油溪场,路途遥远。这时,陈独秀说道:何不让孩子读此间有名的聚奎中学?该校位于著名风景区黑石山,环境清幽,名师很多,真是育人的好地方呵。杨家当然想自己的儿子就读这所中学,可苦于找不到入学门径。于是,陈独秀写了一张条子,叫杨宏勋到白沙的聚奎中学找校长周光午。周光午是陈独秀很好的朋友,私交很深,见是陈独秀推荐来的学生,就开了一个后门,免试让杨宏勋在聚奎中学就读。聚奎中学是闻名遐迩的名校,往里“挤”的学生很多,能对一个山区农家少年免试就读,这就很特殊了。陈独秀就是这“后门”的“始作俑者”。

由于受陈独秀先生的影响,长大成人后的杨宏勋也非常爱好写作。创作了许多诗词歌赋,后成了一名教师。

……

正因杨宏勋爱好写作,他生前与我交往甚密。他取笔名为杨眉。200744日,已是79岁的杨宏勋(杨眉)先生送了一册他自印的小册子《杨眉吟草》给我这个作协主席。我翻开这书,里面就有许多写陈独秀或石墙院的诗文。不想这年年底,杨先生驾鹤西去。呜呼哀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