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一场两县”大垭口  

2014-04-17 00:2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国翔

 

 这是大山里的一个小小的边界乡场,虽说是“场”,其实就是一条小小的街巷。但它很特殊,一是它处于在地势较高的大山,具体位置是被夹在两座巍峨的大山相交的狭窄的山垭口上;一是这个小小的乡场,一半年属于江津,一半属于綦江,就是所说的“一场两县”。它的名字叫大垭口,当地百姓称它为“大垭口场”。江津、綦江两县(区)共管,前半截属于江津区嘉平镇,后半截属于綦江区中峰镇。

在中国特殊的地理行政区划中,有“鸡鸣三省”或“一脚踏三县”的地方,但是,在大山上有一条狭长的乡场属于两县管辖,还不多见。而且这乡场是在一个长长的山垭口上,这就显得更为奇特。

大垭口场的街坊呈东西走向,场头离场尾仅500米左右,场宽已只有10米左右,街坊的两边全是些不规则的铺面,结构全由原来老式的土木改为了砖预,因而少了些原始气息。经营的多是些农资农产和百姓的日杂用品。场上居住的多是在这大山上种地的农民,现在只有300多人。

站在大垭口场上,往西一抬眼,山下曲里拐弯的江津笋溪河在一路翠竹的掩映下尽收眼底,绵连起伏的小山岗中,点缀着月沱、悦来等村庄。转身东看,则是一条九曲连环,时而瀑布挂岩、时而流水潺潺的綦江县所属的清溪河。这“大垭”实际就是笋溪河与清溪河的分水岭,“大垭口”就是綦江与江津两县(区)的交界口。綦江通往江津,如走陆路,只有翻越大垭口最为近捷,所以江津的老百姓常说:翻过大垭口就是綦江县,而綦江的人则说:翻过大垭口就是江津县。由于这样的地理位置,早在清初,这里就成了綦江县通往江津县中大路上的一个重要客栈。地方文献上记载:最初这里只是抬夫走卒歇脚添水的么店子,后来店铺越来越多,就发展成山垭口的一个边界乡场。

大垭口的南面是中峰山,北面是紫荆山,两山相夹,形成一个垭口和关隘,因而这里的位置非常重要。险峻两山,面相对峙,中呈垭口,如守住这个大垭口,就是千军万马难以攻陷的屏障。清同治年间,太平军石达开欲攻袭江津,在綦河和长江水路难克的情况下,第三次就是攻破大垭口,直取江津鹤山坪。正因为这里两县交界,位置特殊,大山交错,易守难攻,1949年解放后,以龚治国为首的国民党残兵在此立棚为匪,成立反动武装,对抗新生的人民政府。他们凭借大垭口特殊的地理位置负隅顽抗,这支顽匪终在1953年被我地方人民武装歼灭。

解放后,江津、綦江两县的蔡家、嘉平和永兴、中峰等毗连镇街非常重视大垭口这个边界小场的建设,办起的学校、医院等。但由于各属两县,一些地方政策具有一定的差异性,如当时的生育政策、林业政策、用电政策等,因而在管理上曾闹出过许多笑话。大垭口场上的人都曾开玩笑说:一场两头住,政策各管各。

现在的大垭口场,仍然属江津和綦江两地各管一截,但许多事都实行了统一的管理。场上住的人,除了户籍本上有綦江和江津的区别外,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綦江人或江津人。只要是一场人,不管那家有红白喜事,大家都会自动站拢来帮忙。原来的“一场两头住,政策各管各”,变成了“一场两头住,融融其共乐。”邻里街坊,亲如一家。

大垭口场东侧的一个姓吴的中年妇女,住了一间新街房,她说是她女儿买的,女儿在外打工,她帮女儿守着。这房更有特色,门前的小坝上立了一块水泥铸成的界碑。界碑右边是江津,左边是綦江,界碑上“江津”、“綦江”的文字非常的醒目,界碑的中轴线正对这家的堂屋。诙谐幽默的大姐对我说:你说我这住房属江津还是綦江?真是一房跨两县哟……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