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关于江津圣泉寺藏书及王侃的资料  

2015-12-25 23:4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江津圣泉寺藏书及王侃的资料

 

江州笔谈

 

 从小时候就在家里看见一部《巴山七种》,无事时随便翻看,三十年来不知道有几次了,及今才知其妙。书有同治乙丑(一八六六)序,木刻小本,纸墨均劣,计《皇朝冠服志》二卷,《治平要术》一卷,《衡言》四卷,《放言》二卷,《江州笔谈》二卷,《白岩文存》六卷,《诗存》五卷,共二十二卷,云有《治官记异》及《字通》二书已先刊行,则未之见。著者为栖清山人王侃,《文存》卷四有自撰墓志,知其字迟士,四川温江人,以贡授州判不就,撰文时为咸丰辛酉称行年六十有七,计当生于乾隆六十年乙卯(一七九五)也。墓志自称“山人喜事功,不解渊默,心存通脱,死生不以置怀,何有名利。其为人直口热肠,又性卞急,以故于时不合,然与人无町畦,人亦不忍相欺云。”又云“良恨前后执政庸庸,不能统天下大计,建言变法,以致世局日坏”,可见在那时也是一个有心人。但是我所觉得有意思者,还在他对于一般事物的常识与特识,这多散见于笔记中,即《衡言》《放言》与《江州笔谈》。据他在墓志里说:“随时自记其言,论古者可名《衡言》,谈时事者可名《放言》,一听后人分部统名《笔谈》”,其实内容大略相似,随处有他的明达的识见。  《江州笔谈》大约是在江津所记,因为较是杂记性质,所以拿来权作代表,其二言所谈及者便即附列在内。栖清山人论小儿读书很有意思,《笔谈》卷上云:  读书理会笺注,既已明其意义,得鱼忘筌可也,责以诵习,岂今日明了明日复忘之耶。余不令儿辈读章句集注,盖欲其多读他书,且恐头巾语汩没其性灵也,而见者皆以为怪事,是希夷所谓学《易》当于羲皇心地上驰骋、毋于周孔注脚下盘旋者非也。  卷下又云:  教小儿,不欲通晓其言而唯责以背诵,虽能上口,其究何用。况开悟自能记忆,一言一事多年不忘,传语于人莫不了了,是岂再三诵习而后能者耶。  《衡言》卷一亦有一则可以参考,文云:  周诰殷盘佶屈聱牙,寻绎其义,不过数语可了,有似故为艰深者。不知当时之民何以能解,岂一时文体所尚如是乎,抑果出于下吏之手乎?授小儿强读之,徒形其苦,未见其益。  山人又痛恶八股文字,《笔谈》卷上云:  唐宋金石文字间用左行,字大小斜正疏密不拘,署衔名长短参差有致,虽寥寥数语,出自巷曲细民,文理亦行古雅。今之碑板文既陋劣,语言名称尤甚不伦,良由独习进取之文,不暇寻古人门径。独惜土木之工壮丽称于一时,而文不足传后,千载下得不笑今世无人耶。  又云:  诗以言情,感于所遇,吐露襟怀,景物取诸当前,何假思索。若本无诗情而勉强为诗,东抹西涂,将无作有,即得警句亦不自胸中流出,况字句多疵,言语不伦耶。至以八股之法论诗,谓此联写题某处,此句写题某处。岂知古人诗成而后标出作诗之由,非拟定此题然后执笔为诗。梦梦如是,无怪人以作诗为难;亦犹人皆可为圣贤,自道学书连篇累牍,言心言性,使人视为苦事,不敢有志圣贤也。  又云:文之最难者无如八股,故虽以之名家,其一生不过数艺可称合作,然置之场屋不必能取科名,取科名者亦不必皆佳,而皆归于无用,昌黎所谓虽工于世何补者,尚足以记载事物称颂功德也。今捐班有诗字画皆能而独不通八股者,以其能取科名,不敢轻视,倘或知其底里,恐不愿以彼易此也。  《放言》卷上云:执笔行文所以达意,不但不能达意,而并无意可达,徒将古人陈言颠倒分合,虚笼旁衬,欲吐还吞,将近忽远,作种种丑态,争炫伎俩,而犹以为代圣贤立言,圣贤之言尚不明了而待此乎。又况登第之后日写官板楷书,得入翰林,亦第以诗赋了事,今世所谓读书人者止此。不解韬钤,不明治术,而又拘于宦场习套,庸庸自甘,安得贤豪接踵,将此辈束之高阁也。  又云:农谈丰歉,工谈巧拙,商谈赢绌,宜也。士之为士,只宜谈八股乎?求进取不得不习八股,既已仕矣,犹不可废之乎?秦燔百家言以愚黔首,今尚八股以愚黔首,愚则诚愚矣,其如人才不竞,不能以八股灭贼何?  其对于武人亦大不敬,《放言》卷上云:服物采章以表贵贱,然异代则改,异域顿殊,一时一地之荣,何足为重。今饰功冒赏,冠多翘翘,蓝翎倍价而不可得,貂可续以狗尾,此则将何为续?当此之时,犹复奔竞营求,抑知无贼之地固可拗项自雄,一旦遇贼,惧为所识,又将拔之唯恐不及乎?  卷下又云:军兴以来,州县官募勇,先挑围队自卫。此辈近官左右,习于趋跄应对,自矢报效,有似敢死。一旦遇贼,借事先逃,给口便言,官犹信其无贰,此与孙皓左右跳刀大呼决为陛下死战,得赐便走者何异。然皓犹出金宝为赐,不似今日但赏功牌遂欲人致死也。  语涉时事,遂不免稍激昂,却亦有排调之趣。但我更喜欢他别的几条,意思通达而明净,如《笔谈》卷上论薄葬云:周主郭威遗命纸衣瓦棺以葬,至今要与厚葬者同归于尽。回人好洁,葬法有衾无衣,有椁无棺,血肉时化入土。余生无益于人,死亦不欲有害于人,安得负土而出之石,掘土数尺,凿空足容吾身,即石面大书刻曰栖清山人王侃之藏,死时襚以布衣,纳入其中,筑土种豆麦如故,但取古人藏其体魄勿使人畏恶之意,虽于礼俗未合,亦非无所师法也。  又《衡言》卷三云:习俗移人,聪明才智之士苟无定见,鲜不随风而靡。长乐老历事四姓,亦以其时不尚气节,故反以为荣耳。使其生于南宋,道学中未必无此人也。  此外还有好些好意思,不过引用已多,大有文抄公的嫌疑,所以只好割爱了。就上面所抄的看去,可以知道他思想的大略,这虽然不能说怎么新奇,却难得那样清楚,而且还在七八十年前,有地方实在还比现在的人更是明白。  现在有谁像他那样的反对读经做八股呢?《巴山七种》随处多有,薄值可得,  大家破工夫一读,其亦不无小补欤。(廿三年六月)  □1934年 6月 16日刊《大公报》,署名岂明□收入《夜读抄》

王侃诗词

转载 2015-05-19 21:56:20

王侃,号迟士,温江人。祖藉浙江湖州府归安县。好为诗古文,以笔墨游幕,有《回风集》。录其《和小峰家园偶作元韵》四首云:

闲庭无客至,风月自相于。试鼎烹佳茗,开园撷美蔬。畅怀随命酌,昨句即成书,坐到花香晚,银河耿玉除。

享此林泉福,于人胜百筹。曾经三华望,更拟大峨游,雪影毵毵鬓,星光炯炯眸。神仙今日是,不必羡丹邱。

倒屣髯公至,双扉跌宕开。堆盘烧嫩笋,洗盏出新醅,与世无高下,忘形熟往来。几回分手处,小立又低徊。

昨日闲相过,花间一枕欹。盆鱼翻细藻,檐鸟动高枝,打点移栽菊,商量补和诗。吟成灯欲炧,夜雨拂窗时。

录自《听雨楼随笔》

花 舫 先 生 乐 逍 遥

阳平

在温江城边的江安河两岸,垂柳如画,绿树成荫;鸟语花香,风景秀丽。在现今温江公园一带上下十余里,江水平缓,绿波荡漾;倒影重叠,如在画中。清嘉庆、道光(1796—1850)年间,在江安河上,经常有一只画满五颜六色花卉的游船,船上放置案几,摆放许多书籍;并且装载几坛子美酒,游来游去。在船上有一个鹤发童颜的高士,时而饮酒吟诗,时而仰天长啸,浩然自适。远远望去,这位高士像云中白鹤。其情其景,好一派仙人独乐的景象。对这位高士,人们称之为“花舫先生”。

清光绪温江举人赵钟灵对此作《王迟士泛舟处》一诗赞叹:

幕府羁縻冠盖薮,花舫先生笑且走。

市朝奔赴名利窟,花舫先生避不出。

先生志趣张志和,先生襟抱陶靖节。

鱼蓑啸傲古乾坤,栗里消磨闲岁月。

船头花几盆,船尾书几卷。

放棹绿杨湾,烟波秋一片。

天机浩荡余词翰,林下高风真可羡。

冶官记忆又巴山,七种书成世罕传。

剿抚无方多感慨,新诗曾和窦兰泉。

我生落落同乡井,焚香试诵箜篌引。

新江明月悬相思,瑟瑟滩声吹梦醒。

民国时在温江任教的师表,看到对王侃的记述后,也作《王迟士泛舟处》一诗抒发自己的情怀,大加感叹:

江水一湾春复秋,荒云断岸水东流。

当年十万垂杨绿,有人于此曾泛舟。

泛舟我闻王迟士,幕府归来绝尘市。

高歌大笑空古今,浩浩生涯寄烟水。

一篙撑到夕阳天,飘如白鹤影中仙。

葡萄满瓮书百卷,先生之高人称羡。

江水茫茫去不归,江天如故人不见。

嗟我远来慕先生,几度踯躅江干行。

江风摇曳江草碧,犹带江流放棹声。

桃花年年春水涨,未识仙源何处访。

安得起公从之游,万顷烟波任花舫。

花舫先生,姓王名侃,字迟士,号清栖山人,温江县人。居住在原温江城东南江安河畔的杨湾,其住宅大概在现今温江公园一带。在清嘉庆年间科举考试中,考中副贡(清代科举取士,在乡试中备取的列入副榜,得入太学肄业,称为副贡),曾任州判(清代,直隶州与散州的州判均为从七品官。州判与州同一样作为知州的副职,分掌粮务、水利、防海、管河诸职),大约相当于现如今的一个副县长。但是,王侃认为,州判是一个卑微的官职,既然要当官,就必须当军机大臣(军机大臣的正式称谓是“军机处大臣上行走”。军机处是清代辅佐皇帝的政务机构。任职者无定员,一般由亲王、大学士、尚书、侍郎或京堂兼任,称为军机大臣。末汉人只有左宗棠张之洞袁世凯等短时间地任过军机大臣)一级,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舒展个人的抱负,实现远大的理想。于是辞去州判,云游四方,最后回到温江家中著书立说。

王侃一生饱览诗书,经天纬地,阴阳五行,无一不通。特别是对执政之道,定乱反治的方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据民国版《温江县志·卷五·艺文》载,王侃一生所撰诗文集有:

《字通》,一本字典,收集经史百家所用之字10918字;

《放言》(二卷),放谈时事,主张变法,提出应该对一些不适应当代的旧的制度进行“更张”;

《衡言》(四卷)“篇中皆自述其论古之言”,提倡不要偏执科举,要多学习各方面知识,不仅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治平要术》则是论述当时如何搞好社会治安的方法;

《私议七篇》为当时江南社会不稳定,而写的军事论文;

《江州笔录》(二卷)亦是《放言》、《衡言》一类政论文集;

《冶官记异》记述官场的一些怪现象;

《皇朝官服志》(二卷)对清代官服历史、现状进行考证;《白岩文存》其中为书、序、记、传、墓志、题跋等六卷;

《白岩诗存》其中“余情草”、“含商草”、“回风草”、“倦游草”、“栖清草”各一卷,共五卷;

其它还有《条辩》、《巴山》、《读书随录》、《峨嵋山志》等著作。

虽然我们在开始说王侃潇洒人生,放浪形骸于山水之中,但他并不是没有烦恼的事情。他一生最大的忧愁,是子嗣繁衍却出现了问题:其前妻为他生育三子,后妻生育一子二女,均早亡。在中国封建时代,老来无子,不能传宗接代,是一种不孝的行为,当然也是十分悲哀的事情。即使在文明的现代,也的确是一大憾事。对此,王侃作《自怜诗》云:“领略劳生七十年,畸人是否能牟天?学成经世心常切,子死承祧嗣未延。抛却青山无处著,握将白椠有谁传?此邦流落弥忧患,自广难禁不自怜。”他哀叹自己年已七十,满腹经纶,学识渊博,著书立说,却没有后代可以传授,不管心胸如何宽阔,但依然“难禁不自怜”。但他的乐观主义生活态度,战胜了悲哀的境遇。他在《答聋叟》诗中说:“身心未为灰,得乐忘烦恼。风月无尽藏,勿为外人道。”其潇洒人生,不为官场所羁,超然物外的思想境界和人生态度,不能不使我们佩服之至。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