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周学铭的江津岁月  

2015-05-23 17:3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学铭散馆以知县即用经吏部掣签去了四川,先后在蓬溪、江津任职。探讨周学铭的四川经历,以时间顺序本应先说蓬溪这段,因为还有点小问题没搞明白搁下了。那就说说他的江津岁月。

周学铭在江津是署理知县,署理是代理的意思。晚清“署理”现象计较普遍,各种情况之间差别也较大,依我的体会大致与现今“代县长”相近,即不算实授,具有临时性,又不是“主持工作”,基本拥有县长的全部权力。各个时代的官制有各自特点,难以比附。

周学铭由蓬溪调署江津,调职不升官。属于由中、简缺之县对品调入要缺、最要缺之县,可以看作是督抚于已有一定任职年限、有一定行政经历、经验、阅历充任本省要缺,以利于地方治理的“调授缺”。简单说,就是县有大小、穷富,从小、穷县调大、富县也是一种提拔重用吧。

周学铭是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冬调江津的。(周学铭《蓬溪续志·序》)《民国江津县志?职官志》记载:周学铭,光绪二十四年任。之前是广西人周庆壬,光绪二十三年任;之后是顺天大兴人缪延祺,光绪二十五年任。这是取整。

离开江津的时间在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己亥二月初六日,这是傅增湘《藏园游记》记载的。实际任职时间一年多一点。这一年多干了些啥呢?

傅增湘《建德周公墓志铭》说“迨摄篆江津,政教设施一如蓬溪,而感人最深者为捄灾、定乱二事。丁酉戊戌白沙诸镇连被风雹,亲往履勘,割俸为倡急振,集金钜万,民获全济。余栋臣倡乱,川东震恐,邑中有阴助者,会唐翠屏率众扰游溪,督团往御,贼慑远遁。未几,其党何师夷再至,窜入太平场等处公亲率团众追剿,生擒师夷,乱遂定。是役,贼锋锐甚,微公赴机迅捷,势且不支。邑人德公,祀之遗爱祠。其他美绩尚多,兹举荦荦大者。”

傅增湘记叙周学铭四川任官经历主要依据“两邑新志纪公善政尤详”,也有“余家居时尝从人访公遗绩”。核之《民国江津县志·职官志》基本一致。

《县志》说周学铭“存心忠厚,折狱公平,政教兼施,勤于课士。”这是那个时代循吏的标准。主要记载的事迹有两桩,一是赈灾,《民国江津县志·历年内外赈荒款目表》记载:光绪二十三年綦河、白沙等处雹灾,邑令周学铭亲临勘验,捐金二百,拨款赈济。募集救灾款一万余金。从表上看,前后任知县带头赈灾都是捐二百两银子,这也算是惯例了。

这年也难为周学铭了,因为同时他还办了一件“夔巫忠酉赈务一万两”,《县志》说“邑令周学铭奉文饬办,分官捐、义捐、搭捐三项。”这应该是省里摊派的。自己遭灾需要钱,省里有灾也摊派,虽说江津“人民蕃庶,物产丰饶,渝郡各属中,号为剧县。”(《藏园游记》),这县官看来也不太好干.

据范征文《江津县近现代自然灾害》(见《江津文史资料选辑》第5辑)江津自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几乎每年都有一次较严重的雹灾,雹灾主要发生在四至九月。范征文提到的与此最近的大雹灾是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是否可以理解为“二十三年綦河、白沙等处雹灾”严重程度有限。周学铭到任已是冬季,不是雹灾高发季节。不管怎样,新官上任亲临灾区并带头捐款总是值得肯定的。

范征文说“一八九八年六月七日起暴风,白沙江面船只吹翻很多,曹四之房屋吹倒,全家死完。六尺过心的黄桷树被吹翻。”《历年内外赈荒款目表》没有记载,但《民国江津县志·祥异》有记载:“(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四月十八日午后大风雹,城乡捐(损)坏民房无算,邑令周学铭筹款赈济。”农历四月十八日换算为阳历是6月6日,推测范征文所说的大风灾应该就是指这个吧。

另一桩事迹涉及余栋臣起义。光绪二十四年(1898)是余栋臣第二次起义,关于余栋臣起义不拟多说,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这里只说周学铭任上的事。

《民国江津县志·余党滋事》“分遣唐翠屏于八月犯江津至游溪”。《炮船》“光绪二十三(四)年有大足县余栋臣仇教之变,四出滋扰,分遣唐翠屏率众来犯,窜至游溪,扼于江防,望洋而返。”对照来看,大致是八月唐翠屏部向江津发展在游溪受到地方团练武装拦截,因武器装备较差(团练有炮船),没能渡江而退回。这次没有发生战斗。发生战斗的是与何师夷部,《职官志》说“学铭率民团追剿,何被擒,事遂定。”傅增湘说“是役,贼锋锐甚,微公赴机迅捷,势且不支。”有点夸大了,起义军的战斗力恐怕到不了“贼锋锐甚”程度,民团的战斗力毕竟是有限的。

《县志》查到的还有两件事,一件是“邑令周学铭禀准川东道将道署旧船一(艘)改为邑中救生船,择险驻泊。”另一件是在光绪二十五年修建了一座节孝总坊。应该在“其他美绩尚多”范围里。

这年里周学铭还作了一件事,“前在江津县任内报效昭信股票银两,蒙奖以同知双月选用。”(《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昭信股票是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的又一件大事,不多说。报效-奖叙实质是捐纳。但四川办理昭信股票“苛派扰民”,也说不清学铭报效昭信股票银两是自觉行为还是上峰的要求。

概括一下,周学铭江津任职期间的表现属于封建时代标准的循吏。赈灾、设救生船是亲民,镇压起义属于维稳,修建节孝坊是教化。思想、行为是传统的,没有表现出走在时代前列,大约那个时代能走在时代前列的是少数,更多的贪官,能做一个循吏已经不容易了。

顺便提及,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二月傅增湘到江津时,周学铭已经离职(新知县已到任),离职的缘由是请假省亲。这时周馥应李鸿章之招在山东勘察黄河,慈禧已打算重新启用他,四川布政使的任命在八月初八日。周学铭探亲应该是去了扬州,他生母吴氏(包括其他兄弟)当时都在扬州。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