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打油诗差着惹大祸  

2016-02-13 21:4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明是重庆市江津区杜市镇月坝村人氏,今年85岁。他社会阅历非常丰富。小时学过中药,当过皮鞋铺伙计;后来扛枪当兵,抗日打鬼子。解放后,在重庆一家建筑公司当石工,“文革”时期回到家乡江津农村务农。

江明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读书人,又见多识广,常常帮助同村社员写写书信、契约什么的,因而有人称他“江老师”。他也常孤芳自赏,写点“张大妈、李大妈,人人抱个大南瓜”之类的打油诗,于是,有更多的人便称他为“江打油”。

“文革”期间,杜市人民公社月坝生产大队常召开批斗地主、富农的社员大会。江明家中的成分本不是很好,加上又是一个“酸文人”,所以常常被拉去“陪斗”。一次,本队的一个姓刘的地主在批斗会上“顶嘴”,被当上了大队民兵连长的刘姓地主的亲侄儿打了一巴掌。“自己的亲侄儿也打我——”这刘姓地主在批斗会结束后的回家途中气恼不过,欲投骡子滩河自尽,被同行的江明死死拉住。江明劝他说:“在以后的批斗会上你千万不要再顶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这地主本来与江明是一个大院的邻居,同一个院门进入,他进出大院都能看到江明家的木门。第二天一天早,江明又在自家的大门上写出了一首打油诗,其意再次劝地主批斗会不要再“顶嘴”,要“盯遭头”(看风向)。其诗曰——

强忍怒中气,

少天顺口言。

莫饮过量酒,

爱惜一分钱。

不想这首打油诗被一个“革命群众”举报到了杜市人民公社武装部郑部长的耳中。郑部长是这个月坝大队的“掌握同志”(驻大队脱产干部)。他是个大嗓门,在大队的群众大会上批判“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时声若狮吼。他牛高马大,腰别手枪,威风凛凛。站在会场上的吼声都会令所有与会人员项背生寒。郑部长听了举报人背诵出的江明的打油诗后大发雷霆。他也不全是一个胸无点墨的人,他联系到当时国际国内形势,上纲上线进行了一番分析,认为这打油诗的作者江明是和这姓刘的邻居地主在进行勾结,发泄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常领导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不满。他“深刻指出”:从这打油诗的内容可以看出,江明是在叫这地主分子暂时要忍气吞声,要潜伏更深,以便将来企图报复……郑部长决定马上派两名基干民兵到江明家大门处照像取证。

江明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害怕,但他很快就镇定自若。他立即取出笔,在第一句诗的开头处加上了“夫妻”二字;第二句诗的前面加上“拌嘴”二字;第三句诗的前面加上“席前”二字;第三句诗的前面加上“赶场”二字,于是这打油诗的意思就全变了。诗曰——

夫妻强忍怒中气,

拌嘴少天顺口言。

席前莫饮过量酒,

赶场爱惜一分钱。

当天晚上,郑部长看到两名基干民兵带回的照片后,又进行了一番分析和研究。认为这打油诗反映的内容与先前来举报的“革命群众”所说的“发泄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常领导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不满”、“图谋报复”等政治目的有些不一致。若要“办一下”(开会批判)江明,理由还是有些不充分。只听他骂了一句:“根老子江明认得几个墨疙瘩、写得起两个墨砣砣,就整些酸不溜湫的文字。清官难断家务事,算球了,算球了……”

江明改诗,终于躲过一劫。

 

(原载《中华传奇》杂志2010年12期\、作者庞国翔)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