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刁化神屯兵骆騋山对峙三方政权  

2016-03-14 23:1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崇祯十七年(1644) 五月,农民军李自成攻占北京,但北方清军迅速入关,很快打败李自成占领北京,大清迁都北京,明朝主体灭亡。但是,明朝一些逃到了南方的宗室遗臣建立了一个与大清相对抗的南明政权。这年张献忠再度入川攻占成都,并在成都称帝,建立了“大西国”。

大西国辖今重庆、四川大部分地区。但巴蜀州府及地方武装根本不承认张献忠这个“皇帝”,只承认明朝摇摇欲坠的延续体——南明政权。残暴和气恼的张献忠就来了一个“血洗四川”。当时有一句话叫“张献忠反四川,杀得鸡犬不留”。巴蜀百姓对此非常恐惧,纷纷携家带口逃到贵州山区等地躲避。江津知县梅运昌,为忠效明朝旧君,率江津军民固城严防,抗击张献忠部。梅作为父母官,日夜操劳,勤练兵丁,囤粮固城以严防死守。六月,张献忠为攻占浮图关,率精骑在铜锣峡口南岸的大兴场登陆,由小道西进,绕过重庆城疾驰约70余公里,直抵江津县城。时“江津附近其他县令或开门迎降或闻风而逃无人抵抗。”只有江津,全民皆兵,奋力抵御,坚守日久,终因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弹尽粮绝,以至江津城破。知县梅运昌战死。津城破后,重庆城也被攻破。

此时,包括江津在内的巴蜀地区,有三大政权:中原的满清政权;明朝宗室和遗臣败走南方后建立的南明政权;张献忠在成都建立的大西政权。巴蜀大地,可谓你挣我夺,你拼我杀,混乱不堪,百姓遭到屠戮。

刁化神本是江津县油溪镇人。系江津刁氏入川始祖、湖州知府刁时范第九世孙。他是明崇祯戊辰进士,作户部郎,守荆南施归道。因时政局动荡,社会衰乱,就辞官回到江津。虽退官回乡,但他在江津组织百姓修浚城池寨堡,以卫桑梓。正逢张献忠攻破江津和重庆,在成都建立大西国,眼看明朝崩塌,刁化神便借助原为明朝命官,能带兵打仗的力量,在江津起兵反抗大西政权。作为明朝旧臣,刁化神不愿失去大明朝廷,他树帜起兵,既要反满清,又要反大西,图以复明。

刁化神在江津,避实就虚与强大的张献忠部队搏杀。最大的成就是袭杀了张献忠委派的新知县。他派出袁某屯兵县西三十里属思善里九都的油溪镇,这是他老家,这里一时旌帜占道,兵窜马走。

刁化神此时只有人马数千人,而且多是收罗的当地残弱武装人员,纪律松懈,犹如乌合。他们不懂排兵布阵,不听指挥,不讲军规兵纪。更为愚蠢的是这支队伍从帅到卒,大讲巫术道法,举止鬼怪神秘,因而人称“神兵”。

此时,南明政权关防十三隘将,受南明总兵曾英等自叙永府统一节制。江津属十三关隘之一,曾英派兵屯驻江津,引起刁化神不满。曾英、刁化神都属明朝旧臣,但此时天下大乱,都想兼并对方,壮大自己。曾英属南明正统,兵强马壮,一进驻江津,刁化神部就望风而逃,曾英不断收罗刁部。

刁化神有自知之明,他不能与曾英火拼硬打,只好悄然隐匿。他带着精悍的一班人马到了江津南部蔡家岗、月沱场、龙门漳等地,坚壁清野,暗中组织粮草,暗中招兵买马。

此时的巴蜀大地,一片混战,各股反清势力在相互火拼,各股反大西政权武装,在相互争杀。张献忠的大西军队更是残忍无比,蜀中窜弑无穷,将巴蜀折腾无宁,虎叫狼嚎。此时的江津更是四处荒凉,哀鸿遍野。狼烟时起,尸横遍野。

刁化神队伍又渐渐拉大,他也加入混战之中。他急于找到一块可进可退的根据地。他看准了县东南九十里属杜里四都的骆騋山。于是,他抢占领了这个地方。

此时,南明参将曾英、贵州遵义守将王祥正觊觎着刁化神的人马,想再次吞并他。刁化神除了要对付满清军队外,还要对付大西军,同时还要对付曾英、王祥等。一些地方武装时不时也对他进行撕杀。。

骆騋山地势险要,连接江津、綦江两县,有充足的后方补给优势,是理想的屯兵之地。刁化神在骆崃山亮出“反满清、反大西、复大明”的旗帜。他大兴土木、修营造寨、加边筑隘,天天打造兵器、练兵整队,骆騋山营旗飘飘。

1645年,南明曾英移兵渝城之南岸,这时南明王朝一盘散沙,诸隘将无法统摄,大家只好推举曾英为统帅。

曾英以南明统兵的身份找到南明遵义守将王祥,欲借粮款,但王祥不愿,并从中构衅,使曾英与总督王应熊之间产生隔阂。于是,王祥、曾英、王应熊互不联协并相互猜疑。

王祥为遵义南明守将,以勇悍著闻,为九围子隘官,他本是綦江县永兴场人,在骆騋山东南坡之下,算刁化神“老乡”,他对毗邻江津很熟悉。他驻兵遵义、桐梓、綦江等地,其兵马扩张到綦江与江津交界的笋里石龙峡一带(今笋溪河两岔与蔡家镇交界处),这实际上也是骆騋山南脚。王祥还在阳照山附近的白云寺屯兵,此处四面俱险,易守难攻,距刁化部屯兵的骆騋山遥相对望,只30余里。

刁化神在骆騋山有兵马略三万。他四面设寨,加强工事。设立了大营盘、小营盘、细化屯营,增设哨棚隘卡,严防死守。

王祥听说屯兵骆騋山的刁化神粮草充足,是个“土老肥”,就派出兵使前往骆騋山,欲借粮草,其托词是联盟守备,攻打大西军。刁化神知道其意是吞并,对苦心经营的一兵一草紧抱不放,坚决拒绝。

王祥非常生气,自己属南明正宗统兵,向一草寇乌合般的地方杂牌“刁家军”借粮赊草,却不给面子。于是,决定刀枪相见,取占骆騋山。

明崇祯十九年(1646),王祥两次从骆騋山綦江方向南坡和西南坡方向向刁家军发起进攻,但由于刁兵早有准备,加上据占陡峭山岩,严守险关,居高临下,所以两次进攻都没有占到便宜,攻到半山腰,就撤下。强攻不行,只有智取。王祥与军师商量后想出智取绝招——羊兵攻山。

王祥派出兵卒在綦江县各山区收购二万多只野性十足的山羊。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王祥兵卒将每只山羊双角上挂上小灯笼,然后猛赶上山,同时吹响鼓角。这些山羊如受惊一般,急急往山顶爬去。此时天高月黑,刁家军发现满坡灯火,认为是王祥大军已致,于是发令进行夜攻。刁家军使用上了所有的枪炮和矢石,快天亮的时候,刁家军的刀箭和垒石已基本消耗完。此时王祥发起总攻令,众多兵卒一股作气,冲锋上骆騋山顶。

王祥潜师突上的先锋包围了在小营盘内的刁化神父子。很快将其二人擒获。王军不审不询,刀举头落,刁化神父子两人头颅同时掉地。余下刁兵军师小班等见头目被杀,全都跪地求饶。天亮前战斗结束,骆騋山被王祥占领。王祥同时收并刁家近二万残余兵马。

就在这年底,张献忠在西充凤凰山被清军射死。江津、綦江等地被大西政权占领一月后,大西政权又被败走云南。津地在以后几里,均属无主之邑,或被相互割据,直至12年后的清顺治十五年(1658),江津才正直纳入清朝版图。

清嘉庆版《江津县志》载有知县曾受一所撰《刁化神论》一文,评述刁化神。在现今江津和綦江两县,还流传着这样的一句民谣:不怕刁家人马多,只怕王祥半夜摸。 

附录             《刁化神论》 

清·津邑知县  曾受一  

从来建天下之大功成一代之伟人者,恃乎志之立,运以识之,明竖以节坚,纬以才之大,斯四者相辅而成,缺一不可也。志欲干济而识足周之,节持挺特而才足副之。卒能维既危之宗社,拯一世之生灵。自树若此,斯为全矣。然持此以绳人于三代而后,往往不可多得,则又当其大焉。故明刁化神,以进士作户部郎,守荆南施归道,其生平言行居官政绩莫可祥考。第其当明季衰乱致仕归里,修浚城池以卫桑梓。甲申献贼寇蜀屠渝,津城失守。化神起义兵杀贼。伪令当是时十三隘将推鲁英为总统,王祥据守遵义,阁部王应熊奉命办川寇,总督樊一蘅誓师讨贼,使化神稍有智略,以致仕大员倚毗王樊,协心赞画,用曾英王祥等戮力剿寇献贼,不足平也。顾计不出此,率乌合村农屯游溪徘徊观望,曾英自戎泸下,众见股栗,遂为所拜。已乃逡巡逸去蜷伏两载,复起兵骆崃山,为王祥击败,父子遇害。夫王与樊皆大臣,福王永明诏命剿贼,而不知奉其节制,共图兴复。英与祥兵力最强,不知用之。又不知与之。和协自号好生,台举止若道士,意欲效田单假神师下教故事,以为耸动,而师无纪律,不加训练,乃提一旅孤军,前无凭藉,后乏应援,始垂翼于曾英,终拜衄于王祥,不特献贼不能诛,宗社生灵不能保,并乡里亲戚亦不能卫,如走险之,鹿困关之兽,踉跄而死,不亦可哀矣乎。是故论其志,倡议举兵,亦欲干济而识之。因如此论其节,父子捐躯,亦云挺特。而才之庸如此,宜为里人所不满也。虽然化神之自树洵有余憾,而我辈之论人贵有公,评彼其才识不足称,而其志节庸可莫乎。夫责备求全,非忠恕之道也。记瑕弃瑜,失是非之公也。前人即未规其全,后人并不录其大。不可以示训也。予化神无由综其轶事而传之,因论其梗概以俟后之君子有所考鉴焉。 

《江津县志》卷十八载清邑令曾受一著

 

作者:庞国翔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