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三次去合川都遇雨  

2016-04-23 23:0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是偶然巧合,还是老天有意安排,我三去合川,三次遇雨。合川真不愧是多雨多水而又多情的城市,降雨充沛,溪涧纵横,三江合流,水绕城廓。正所谓风习袅袅,盈水展千华。

第一次到合川大概是15年前初秋的下午,我与单位的五名同事一起来到钓鱼城。虽然以前在阅读上早知这曾经刀光剑影、人呼马啸、狼烟滚滚、腥风血雨的钓鱼城,但必定没有来过。我们到时也是下午近四点,这时天气突然发生变化,阴沉燥闷,大家明白很快就会下雨了。年轻漂亮的售票小姐说:大雨说来就来,你们得备好伞。可我们根本没将这忠告当回事。正当我们上山走不过百步石梯时,这雨真的唰唰唰地洒落起来,我们急忙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躲。不想这时长长的石阶下跑来了刚才的女售票小姐,她怀里抱着五把雨伞。我们不肯接过她递上来的伞。她说:这是免费的。我就要下班了,你们游完后将伞交到出口保安处即可……

雨越下越大,我们打着伞走马观花看完了钓鱼城的主要景点,天已全黑。我们的鞋和裤子几乎全被斜飘的秋雨淋湿,好在每人有一把伞,头和胸背才没被雨淋着。我们下山时没有发现保安,想必是吃饭去了。我们将还流淌着雨水的五把整齐地放到了保安室门口。这是我第一次到合川,我感受到的是合川人那如盈水般湿漉漉的情愫。

我第二次到合川是与七八个文友一起去访友。这是7年前的一个深冬季节,这天下午我们先到了涞滩古镇。绵绵的细雨已下了好几天,涞滩古镇全被严密的雨雾所笼罩着,其实这个古镇很小,用不着多久就会走完。但我们对每条古巷、每间古屋都看得很细,低矮的屋檐时不时会突然流下一股冰冷的雨滴,窜入我们的衣领中。有时一股刺骨的冷风突然吹来,树稍的雨水也也会突然滴下,打在我们的脸上,我们全身就会打一个寒噤。晚上,当我们冒着湿漉漉的雨气回到合城里,突然看到在三江交汇处的滨江路立雨中等候着我们的合川朋友。这是在这次,我认识认识了亦文亦官的粟绿墙、凌泽欣,认识了胡中华、兰梦宁等,我们后来成为挚友。

特别要说的是就在这个雨中的深夜,我在酒店与80高龄的合川老作家王利泽细谈。他是已故江津籍国学大师、被学界尊称为“两千万富翁”的王利器的堂弟,小时同甑吃饭。以后我多次采访过他,他为我写成王利器的文章帮了大忙。我第二次到合川遇到的这绵绵不息的冬雨,曾滋润了我创作的灵感,我笔端下的文字就在这雨水中萌生。

我第三次到合川是今年的4月9至10日。《重庆晚报》第一届文学奖在古城合川举办颁奖大会。由于晚报的厚爱,我也是25名获奖者之一。9日下午我到合川恭州古城时可谓阳光明媚,我想这次可算晴朗天气了吧。但第二天一早,突然又下起雨来。晚报和合川方安排得很紧凑,10日上午游览三江进行采风,下午颁奖。小船在三江上行走,江面翻腾着浪花、天空中飘飞着雨点。一阵阵的浪头风中夹裹着的雨雾迎面而来。我没有带上雨具,我想让这温润的雨水打着我的脸,我在航舷上有一种远离城市喧嚣,被清风冷雨洗涤着五脏六腑的超然感觉。中午下船登上泥泞的码头,雨仍很大,我头发全被淋湿,但我仍不用雨具,我只想用我的脸亲吻着空中飘浮的雨滴,我有诗人回归山水的奇想。

下午的颁奖会非常热烈,档次很高。中国作协发来了贺电,重庆文学界的大腕黄济人、傅天琳、王超、王明凯、吕进等都来了。报社的老总、合川四大班子领导也来了。大厅的窗外仍然飘飞着细雨。当我走上台领奖时,我想起晚报副刊编辑胡万俊、陈广庆、钟斌等对我的帮助和支持,是他们对我作品的修改和打磨,才使我有站在领奖台上的机会。望着窗外的雨,我感动得几乎要热泪盈眶。好在台上的时间很快就过,我忍住了。

颁奖结束,窗外雨停。但我感恩的泪雨却永远在我心头流淌……

 

(重庆市江津区文化委员会:庞国翔)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