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与“不发展”原则探析(上)  

2016-10-02 16:4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与“不发展”原则探析

 

20156 

  摘 要:农村阅读需求贫困是需求的有效性不足,常常形成阅读需求陷阱,致使农村阅读建设、服务和研究进入误区,产生了农村阅读资源短缺、建设投入不足和服务欠佳等与实际相悖的判断和援助。这也是农村阅读事业发展不理想,造成社会资源浪费的重要原因。坚持不发展原则可准确把握农村阅读需求规律和特点,正确辨识农民阅读需求的种类和形态,充分认识阅读的条件性、复杂性,从而找准图书馆农村阅读服务位置,克服盲目攀比心理,有针对性地解决农村阅读困难群体的问题。

关键词:农村阅读困难群体;少数民族农民;农家书屋;图书馆阅读关怀

 

一直以来,农村阅读问题都受到学界的重点关注,人们从阅读建设、服务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但有个重要问题始终未能引起足够的注意,即探讨农村阅读内部因由的不多,更少有探寻农民自身因素的研究。笔者于20136月至20149月,陆续在齐齐哈尔市的富拉尔基区、梅里斯区、龙江县、富裕县、讷河市、泰来县等6个地区调研了29个少数民族村的阅读状况,对村长(支书)进行了专题采访,对农家书屋做了实地考察,还对达斡尔族、朝鲜族、满族、鄂温克族和柯尔克孜族670名农民的阅读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和家访,结果发现,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问题是导致一些地区农村阅读建设和服务徘徊不前的一个重要原因。本文就农村阅读需求贫困的某些现象与农村阅读建设、服务和研究的认识误区进行分析,并对解决农村阅读需求陷阱问题应坚持的“不发展”原则进行探索,希望能为进一步提高农村阅读推广成效,以及扩大全民阅读成果的服务路径提供新的借鉴和思考。

 

  1 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

  阅读的需求贫困,即阅读需求的有效性不足,具体是指现实生活中看似服务对象对阅读有需求,而在提供阅读资源和服务时,服务对象却又不能有效利用,甚至仍不阅读的一种现象。其根本原因在于这种需要并非有效需求,不具有真实性和指向性,是一种佯需求、伪需求[1]。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主要表现在农民对阅读认知与阅读行动的脱节上。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农村阅读需求贫困的问题比较突出,且带有一定普遍性。

一是对阅读意义认识高,但阅读行动实施率低。阅读对于集体和个人的重要作用,绝大多数农民都能说出几条,在我们采访中,573人认为看书“非常有用”和“有用”,占85.5%。但是,近十年来,从未看过书报刊的则有515人,达76.9%。在阅读人群中,看过12本书的有40人,为6.0%;看过34本书的为19人,占2.8%;看过5本书以上的只有6人,为0.9%;78人(占11.6%)看的仅是报刊(含数字阅读)。而每天看书包括看报刊10分钟至1个小时的有58人,占8.7%;12个小时的有36人,为5.4%;2个小时以上的不过12人,占1.8%;间隔很长时间才偶尔看一看的有49人,占7.3%。说起来“有用”,行动中“不用”的现象,目前在农村阅读中仍然很常见。   

二是了解阅读设施的很多,利用阅读条件的却很少。调研发现,知道图书馆的有447人,为66.7%,而去过各类型图书馆的为138人,占20.6%,有些人仅是进屋转转,看过书和借过书的分别为63人和60人,占9.4%9.0%;知道书店的为495人,在书店买过书的有172人,分别占73.9%25.7%,其中多是给孩子买教辅资料;向亲朋好友或邻居和同学借过书刊的有24人,占3.6%。如果把买过、借过和看过书的人都单算,总人次才有47.7%。家里有藏书的72人,占10.7%;有报刊的95人,为14.2%。实际藏书报刊者是105人,占15.7%,而其中自己花钱买书买报刊的为89人,其余都是上级领导机构下发或亲友赠送,而且党建类、政治类、经济类和教学参考书的数量较多。有书不到10册的为47人,有1120册的为16人,有2150册的为9人,50册以上的没有。藏书最多的9人中多数是退休返乡的教师。

  三是能要求别人阅读,却不能管理自己。在我们的调查中,村干部都认为村民是应该看点书的,但自己很少看:29个村长(支书)没有一个人去图书馆看过书;自己花钱买书的也不多,家里有藏书的只有1人,而且不足10册。学生家长也大都愿意孩子看些课外书,共有443人,占66.1%,但是,其中328人希望看的是教辅资料,为74.0%;能陪孩子看书的家长有228人,占51.5%,但绝大多数是边干家务活边看孩子写家庭作业。而能与孩子同读一本书或指导孩子阅读,包括能辅导小学生做作业的只有58人,其余48.5%的家长都是放任自流。

四是热切盼望阅读援助,却消极对待阅读资源。从1950年开始,农村阅读设施建设几次掀起高潮,如文化部等组织了“农村图书室网”建设,各部委陆续开展了“万村书库”、“万家社区图书室援建工程”、“希望工程图书室”、“知识工程”建设,各种基金会等在农村援建了很多读书活动室,各地区公共图书馆还在农村设立了各种形式的“流通站”、“分馆”等,可是到头来,能得到利用的阅读设施还是不多。譬如,“农家书屋工程”于2007年启动后,受到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中央和地方财政共投入180多亿元,各地区轰轰烈烈地建设了5年多,在全国64万个行政村实现了全覆盖。在我们走访的29个调研点里,每个村的农家书屋藏书都有1千多册。可是,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农民中,67年来去过农家书屋的总共只有284人,年/屋均1.63人,其中看过书的有76人,借过书的为89人,年/屋均0.44人和0.51人。如果把进过书屋的人都算在内,每年对各书屋的总利用率仅有2%

 

  2 农村阅读需求贫困的负效应

  农村阅读的需求贫困,即不能形成有效需求的最大负效应,它使人们形成片面化思维,进入认识误区,从而跌进阅读需求陷阱。而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则是对农民在看书少原因上存在认识误区:

  一是认为农村阅读资源短缺。以为农民对阅读意义认知高,阅读需求必然多,而由于农村书少,所以农民才看书少[2-3],并以此为据呼吁或实施加大农村阅读建设、服务和研究的力度[4-5]。这种观点的偏执,是把农民的阅读认知与阅读需求硬性等同起来,却又只看到了农民对阅读的浅层认识,而人的阅读认知与其阅读需求则是两回事。一般来说,有效阅读需求的形成,既要对阅读有充分的认知,还要有一定的阅读偏好和阅读动机,三个环节既相互独立又密不可分。现实中,对阅读有一般的认识,并非必然有阅读偏好和阅读动机,因而,很多人不见得能产生有效阅读需求,也未见得会实施阅读行为,尤其在阅读环境和条件不利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所以,对农村阅读的贫困需求付出的再多,也难免事与愿违。

  二是以为农村阅读的社会保障不够。把农村书少痼疾的根源归咎为社会阅读资源分配不公[6-7],认为城乡存在的阅读差别,是农民的阅读权益没有得到与城市居民同样保障的结果[8],强烈地表示了对维护和实现社会公平的关切[9],也常常为此而批评农村阅读建设投入不足[210]。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对社会公正与否的判断具有角度性,不同角度的人对公正问题的感受和态度并不一样。在农村阅读上,学界认为不公正的,农民则不一定有同感和抱怨。因为,很多农民没有阅读兴趣,无法产生应有的阅读需求。显而易见,在这样的背景下,向农村投放与城市等量的阅读资源,并不能改变农民看书少的现状,也不可能实现所谓的社会公正。

  三是认定农村阅读服务不对路。很多学者以为农民不愿意走进阅读和阅读成效少,主要是由于图书馆员服务精神缺失造成的[2-310]。这种认识实际是一种线性思维:农民对阅读认知很高而阅读很少,其原因自然就在提供阅读服务的人身上。这种粗率的指责明显失之偏颇。一则,混淆了阅读服务及其效果中主客体的作用。农村阅读服务的主体是馆员,而利用阅读的主体则是农民,农民在利用服务成效上起着主导作用。不难想象,在农民不想阅读或没有阅读能力的情况下,即使传统服务再热情,提供的阅读资源再多,又能有多少人阅读?他们又会阅读多少书?何来阅读的成效?二则,只注意了农民没买书和不看书的消极性,却未了解农民参加其它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如很多乡村调查都表明,农民首选的文化生活方式是看电视。农村电视机普及率高,家有两台电视机的很常见,而且电视节目应有尽有又喜闻乐见,其美感和乐趣无疑超过孤独的一个人阅读。三则,目前农村生产生活还需要互相帮衬,相互间仍有很大的依存性和依赖性,人际关系占有重要位置。因而,人们更看重面对面的往来活动,对独立看书的安静并不买账。

   这些认识误区,也导致农村阅读援助策略中出现了“资源配置公平论”、“服务精英论”和夸大图书馆作用的倾向。有的人以为,只要农村有了阅读服务,尤其多建图书馆[11],农民就会有阅读热潮,农村的贫困状态也能因此而得到改变[5]。其实,这些策略也跌进了农村阅读需求陷阱。如在实现“普遍均等”建设和服务上,图书馆人所做的很多努力和尝试都没能扭转“农村公共图书馆服务依然停留在几近为零的水平上”[12]的尴尬,而为了转变“年年送书下乡、年年还闹书荒”的状况,新闻出版部门等启动了“农家书屋工程”。这一工程旨在一并解决农村“买书难、借书难和看书难”的问题,从根本上帮助农民“摆脱贫困”[13]。农家书屋工程建设的宣传声势和实施力度史无前例,在全国行政村所实现的全覆盖比以往任何一次农村阅读设施建设都更具普遍性和均等性。但是,时至今日,在我们调研的29个村里,农家书屋没有一家是开门的,全覆盖后的阅读设施又都全瘫痪,处于过剩闲置和空耗浪费状态。各书屋的发展经历如出一辙,即头几天有人来,多是孩子,大都是看看热闹,也有的随便翻翻,借书回家看的很少,但都从来没卖出过一本书。我们要参观农家书屋时,有9个村甚至是村长(支书)也没找到门钥匙。这也并非齐齐哈尔农村少数民族地区的个案。全国的农家书屋不仅迄今没有关于卖书的报道和工作总结[14],借书工作也相当不理想,即便在经济和文化发达的苏州地区,于农家书屋覆盖后的2010年,就已经有三分之一不能正常开放,三分之一不开放了[15]。为什么无论哪个机构,采取怎样的策略,农村阅读的起色都不大?其根源就在于,农民阅读需求的内因起着主导作用。而农村阅读援助和研究主体并没有真正在农民买书、借书和看书的因果关系上理清楚对农村阅读需求的认识,为一些假象所迷惑,仅仅停留在农村书少问题的表面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