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与卫立煌母亲交往甚密的江津袍哥大爷  

2017-08-30 00:3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  庞国翔

 

在清朝和民国时期,全国各省民间几乎都有一个秘密的“反清复明”组织“天地会”。这“天地会”不久又生出一支名叫“哥老会”的秘密组织并很快传入四川。巴蜀人将它暗称为“袍哥会”,简称“袍哥”。称“袍哥”有两种解释,一说是取《诗经·无衣》:“与子同袍”之义,表示是同一袍色之哥弟;另是袍与胞谐音,表示有如同胞之哥弟。

江津是巴蜀大县之一,袍哥在清末和民国时期的江津极其盛行。袍哥组织活动场所叫公口,参加袍哥叫“嗨”袍哥。当时江津有民谚曰:有地皆公口,无人不嗨哥。江津袍哥是按仁、义、礼、智、信五个堂口分类,又称之为五杆旗。每个堂口又有许多公口,公路各公口内部成员按大、二、三、五、六、八、九、十、幺的兄弟顺序排列。“仁”字旗和“义”字旗是江津最大的两个袍哥堂口。

抗战时期江津有一位袍哥传奇人物,人称“李大爷”,他在江津及毗邻区县的袍哥中,可谓如雷贯耳。他就是江津义字袍哥总舵爷——李贡秋。

1896年李贡秋出生于江津南部山区嘉平场乡下。他祖上在这里的笋河边以农耕为业。但李贡秋从小就不想干这种既苦又累的农活。在十五六岁时他就混迹于嘉平场的各大茶馆。旧社会的乡镇茶馆是一个仅次于乡公所的地方政治舞台。李贡秋口齿伶俐,加上人也壮实,腿脚勤快,因而深得一些茶馆老板的好评。

1920年元宵后,24岁的李贡秋由嘉平乡袍哥大爷夏宪臣和郑辉先、许荣粟三家介绍拜兄,“嗨”了袍哥。在袍哥内,当时李贡秋只是个小老幺。但夏宪臣是江津有名的刀客,走南闯北,交游甚广。李贡秋在跟随拜兄的这一段时间里,谙熟王礼,学会了更多的江湖“潜规则”,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跑滩匠”因而深受各方赞赏。

江湖上曾流传一句话:一个人要发,挡都挡不住的。

1930年,已过而立之年的李贡秋一家从笋溪河畔的嘉平场搬到了长江边的江津县城。此时,他在袍哥内的舵次排名有了晋升。到江津县城后,他与当时任江津县征收局长的重庆袍哥义字总社社长冯什竹扯上了关系冯什竹本是巴县人,在重庆袍哥义字堂口上当了多年的总舵把子。他曾任在潘文华部担任军需处长,后转到地方,来江津担任肥缺征收局长,挣了不少钱。他肯帮助手下兄弟,所以名气很响,江湖人称“冯大爷”。李贡秋向冯大爷建议,在江津袍哥义字旗下组建大明社,冯默认后,李贡秋在江津城最热闹的地段大什字建起了茶馆,开始了大明社的办公,李贡秋自任社长。他终于成为江津义字袍哥大明社的掌舵人。原来排名的小老幺,今日成为舵爷,人们开始称他为“李大爷”。

李贡秋开始在官场上走、袍哥里嗨、江湖里混。这年,他从江津驻军防区所提卖的官公营庙产中购得田产一百余石,这下,他淘得第一桶金,成了当时江津富豪之一。

1933年,李贡秋又干了一件大事。他主持募捐修建江津龙华寺。龙华寺位于江津县龙门场上、踏坪山下,在长江油溪的对岸。他自任龙华寺理事会理事长。他将龙华寺称为“奇缘道门”,为了广收信徒,他奉行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办法。龙华寺在全县各镇乡设有小坛馆,在江津县城设立“江津龙华寺院慈善会施药处”,向贫困者免费发放药品。一时龙华寺在全县形成很大影响,其信众也特别多。远近的善男信女都来此募捐善款,捐赠额也特大特多。

李贡秋因此而大发其财之后,他又在江津大什字成立了利群商号,自任董事长。于是,这个来自江津乡下的李贡来,集江津义字旗大明社袍哥舵爷、龙华寺理事会理事长、利群商号董事长为一体。他仍然打着的是“做好事、办善事”的旗帜。

……

抗日战争时期,处于重庆上游近郊的江津县成了日本占领区难民的“迁建区”之一。主要安置从安徽等省流浪来重庆大后方的难民,江津人称这些人为“下江人”。1938年年底,作为战区司令长官的卫立煌的母亲宋氏来川避难。宋夫人同大多安徽人一道来到了江津,在先期来江津的安徽籍老乡的帮助下,她与佣人一起来到江津县大什字的李贡秋院内租住。李贡秋并不知道来人的真实身份。有津城“大善人”之称的他见这位宋太太年老体弱,语言不通,虽有佣人,仍很不方便,就给予了很多关照。她初来时,小院没有照明物。李贡秋知道后立即派人送来了多盏马灯,后来又安上煤气灯,最后还帮着安上了电灯。江津虽不缺水,但当时多靠人工挑水,在李贡秋的帮助下,又给宋太太家安上的竹简小槽,解决了用水。宋太太初来到江津,人生地不熟,李贡秋还专门给她送来戏票。宋太太看了一次后说:“这川戏我是无法看懂的了……”。李贡秋就叫自己的丫环陪着宋太太看,并随时向宋太太解释戏文。一个背井离乡的老太太,在这语言和生活都不习惯的江津,感到非常孤独和无助,眼前也有许多生活上的困难。于是,她一看到李先生回家,就向他提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李先生态度还好,总是想着法子帮她解决。也有解决不了的,就说是一句“这事干不起了……”宋太太逢人便说:“李先生真是一个大善人、大好人呀……”

19413月,卫立煌司令长官从第一战区回到重庆述职。他派人来江津接宋太太回重庆母子相聚。宋太太对卫立煌说:“江津李先生是个大好人、大善人,帮我做了许多好事……”母亲的意思是要儿子“相机回报”。卫立煌将此事记在了心里。

1942年初春,卫立煌从水路去成都,路过江津。他专门在江津停泊看望看母亲。江津县长卿科和在乡之军长夏仲实与地方绅士在廖海涛所开的新华大酒楼设宴款待。大家刚落座后,卿县长一一向卫立煌司令长官介绍客人。完毕,卫立煌问道:“江津义字旗下大明社袍哥李贡秋大爷可好?能否请来相见??”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卿县长立即差人去大什字请来李大爷。在这间隙间,卿县长向立卫煌介司令长官介绍说:“李大爷不仅是江津的袍哥舵爷,还是龙华寺理事会理事长、利群商号董事长等等。李贡秋到后,卫立煌司令长官也不多说,就拉他在自己身边座下,一口不谈帮助老母亲之后,只是亲奉酒菜,尽赞袍哥之义气。宴席完后,卫立煌还伸出手拉着李贡秋说:“来渝一定到我公馆一聚,我有要事相商……”此话一出,送行的卿县长、夏军长以及县衙群僚更是目瞪口呆。

不几天,江津袍哥大爷李贡秋就被县政府任命为江津救济院院长。救济院在县城东门外先农坛处。早前为邓蟾秋、邓燮康受县政府委托而开办,属半官半民。抗战后改为全官办,内设有施药所、贫民食堂、养老残废所等。这下,在国民政府的官方花名册中,袍哥大爷李贡秋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从此,李贡秋在江津的身价陡增十倍。卿县长也常到李贡秋家作客。但是,就连县府里的人都搞不明白这个袍哥大爷李贡秋与卫立煌司令长官是什么关系。

这一年,卫立煌的母亲宋太太搬家到成都郊外一个小县城居住。但是,李贡秋在江津的势力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一度得到无限度的膨胀。

很快,李贡秋又被推举为江津全县义字旗袍哥的总舵把子,成为袍哥界大爷中的大爷。他靠与卫立煌司令长官的关系,开始干预县政,常为自己的兄弟伙谋求乡镇长之职位。此时,江津的乡镇长多出李门之下。有人形容当时的江津袍哥李大爷,“走在大街上,衣角都会撩倒人的”。

此时的江津义字袍哥总舵把子李大爷,可谓暄赫一时。在江津长江上下游码头也很有声望。他每每出行,沿途乡场码头,均是当地有头有面人物接站,前迎后送。李贡秋生平喜交游,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委员李文范,国立九中校长、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邵华均曾住其家中。

但是,好景是不长。李大爷这个“大善人”内心却是一肚的草芥。1943年开春,他背着家人和袍哥组织挟持来江津演出川剧的演员小丽娥到重庆街头漫游。袍哥人家干种这事,是犯忌的。但李大爷自持能量大,样样事情都能摆平。于是,就越了雷池。

在重庆城的袍哥中,就有嫉妒李贡秋的,嫉妒者早就想暗中作“做”李贡秋的“菌”,便唆使重庆任卫戍部稽查处特务张利林来“办”这个江津来的“袍哥大爷”。张利林早年就“嗨”袍哥,也懂行规行道。他跟踪李贡秋几天,终于在重庆有名的章华戏院找好了机会。这天晚上,李贡秋搂着小丽娥在包厢里正看戏,张利林上前,说我也要请这江津来的名伶陪陪。他就借了一个争风吃醋之名,与李贡秋发生抓扯。抓扯中张利林有意露出手抢,李贡秋发现来找茬的人带有“硬伙”,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为不吃眼前眼亏,就开始陪不是。张利林不仅抢走了小丽娥,而且重重地打了李贡秋两耳光。

这两耳光打得太重。李贡秋觉得大大地丢了面子。回家后又怕事情暴露,不敢出门,忧郁重重。其实,第二天小丽娥就被放回江津。第三天李贡秋突然觉得头昏脑胀,脑袋下沉。第四天就不治而死。既然李贡秋已命归西天,重庆方面的袍哥就没有将他在章华戏院的纠纷扯到袍哥堂口上来说。

李贡秋必定是江津袍哥大爷。他在江津的丧事办得非常的热闹。由江津的袍哥组织为其治丧,成立了阵容庞大的治丧机构,其仪式甚为隆重。全城各街道都扯上“瞒天过海”祭幛,孝狮、孝龙、孝幛无数。据说其道场做了整整七天。

令人吃惊的是,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特赠铭旌,并委托其弟卫立朗亲临江津祭奠。这又在江津的官场和袍哥内引起不大不小的震动,大家都在明里或暗里嘀咕,甚至是暗骂:“根老子这个袍哥李大爷,和卫立煌司令长官到底是什么关系嘛……?”

附记——

本人2007年至2011年任江津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在2009年夏,通过北京市政协找到市民革,然后找到卫立煌三儿子卫道然的电话。我电话采访了这位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他很健谈,他曾就职于北京某汽车修理公司,是一名技术人员。当我问及他祖母抗战时来四川避难一事时,他说这事他知道得很少。只是听家人说过,祖母来四川避难,先在重庆,后到成都。是在两个小县城的小巷院居住过。两个县城的名字,好象都有一个天津的“津”字……我忙问,在重庆避难时,居住的县城是不是叫江津。他回答是,还说好象产什么橘子。我又问,在成都居住的县城是不是叫新津县,他回答说搞不清楚了…… 

 

 

作者:庞国翔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