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庞国翔的博客

 
 
 

日志

 
 

解放那天我家发生的事……  

2017-09-25 22:3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历史]

 

解放那天我家发生的事……

 

          杨克华     92

   记录整理   庞国翔    文联干部

 

我虽然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婆,但对1949年解放那天我家发生的事情记得非常清楚,这些事犹如刻写在石头上,永远不忘。我现在和儿子吴永富一家住在重庆市江津城区七贤街内。吴永富都70岁了,他也算是命大福大。解放那天,一颗手榴弹从我家屋顶落到床上,床下的铁锅都被炸破,但床头上两岁的永富除了满身是柴灰外,丝毫无损。长大后他很勤奋,也有出息,创建了重庆荷花牌米花糖有限公司。任重庆市多届政协委员和江津区的多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好了,我们还是来说说解放这天在我家发生的事——

江津城有个通泰门,通泰门挨着长江。在通泰门长江的对岸,有一大片面积很大、有长长陡坡地方,当地人叫它这大面坡。其实,这里很早前叫雷家坡,因为有雷氏人家在此居住。这长长的大坡下就是长江,对岸就是江津县城。早前这里属江津县杜市里二都一甲,后来属江津县德感乡中渡村。当时,我们的家就住在这大面坡的最高顶上的一个小平上。站在我家门前的土坝上,坡底下的长江和对岸的江津城尽收眼底。

记得是1949年旧历10月初9的下午,不知怎么的这天长江水有些平静。突然,我们对岸的江津县城响起了稀稀啦啦的几声枪炮声,接着就有许多解放军开进了江津县城,很快,城墙上就飘起了红旗。后来听说这江津县城就是这样和平解放的。

江津县城解放了,但我们住的这地方还没有解放。

早在前两天,从重庆的巴县百市驿方向向我们这地方开了来了一支松松垮垮的部队,他们军容不整,纪行很差,长官感到非常的慌张。他们一到我们这地方,就占领了下面长江边的码头和一些民房。我们家是制高点,前面又有一个小土坝,下面是长江,对面县城,所以他们就重点占据了我家。

家里有我男人吴汉城,他比我大11岁。还有我公公,就是我男人的老汉吴清云,有我婆婆妈吴李氏。有我的大女儿吴永芳和才二岁的儿子吴永昌。这些国军将我家占据后,使得我们无法居住。他们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我们全家人都非常害怕。

后来,我才听他们的一个小军头说,他们的最高司令长官是胡宗南。他们占据这里,是为了防止对岸县城里的解放军打过长江来。于是,他们就在这长面坡上挖战壕,同时在我们的房前,将机关枪对着下面的码头,对着对岸的江津县城。

因为要打仗,所以我们这里的男人都跑出去躲了。留下的多是老年人、小孩和像我这样带着奶娃儿的妇儿。我们这儿离江边的中渡街较近,当地百姓常到中渡街赶场。这街很小,但还是有些热闹。这几天,中渡街的观音阁正在举办庙会,参加庙会的全是十里八乡的老太婆和中年妇女。因为我家被国军强占了,我男人吴汉城怕被拉去当伙夫什么的,他曾被拉去当过兵。于是,他就早早地偷跑到中渡街,换上衣服,混在参加庙会的这些老婆子和妇女中。

这支国民党部队到达中渡街时,见四五个像妇女的人在街边的水井处挑水,走拢一看,原来是男的。于是,向天鸣枪后,将这四五个人五花大绑,抓到了部队。这几个人就被抓去了当兵。被抓丁的几个人名字,我还记得有谢相林、周树清、曹树林三个。之后,这些国军又到中渡街查看,看见的全是老太婆和妇女在办观音会,就冒火冲天地走了。

这时,这帮国民党的匪兵宣布戒严。所有百姓只能呆在家里,不准外出走动一步。有个叫萧胖子的人,他的老妈子住在附近的南岸中学,他住在中渡街,他担心体弱多病的母亲,他就要去看看,却被这被戒严的国民党匪军开枪打死,鲜血流了一大滩,肖家老少哭得很伤心。

不想在第二天,这灾难也发生在我们家里。

……

第二天还没有亮,从江津县城鲤鱼石下面的江面上,斜着向对岸划来了几只小木船,靠近了我们这边的狗守岩。这地方不是渡口,没有国民党的匪军守着。我的一个叫肖克仁的表弟当时正在附近的江边钓夜鱼。他看到有背着枪的人在悄悄上岸,吓得大气不敢出,但他明白是县城的解放军在过江,他跌跌撞撞地跑回家躲了起来。当时,即将垮台的国民党进行反面宣传,说共军如果从江津县城打过长江后,要杀人放火、要共产共妻等等。我们都不了解真象呀……

天要亮时下起了小雨。渡过长江的解放军就对大面坡发生了进攻。此时,仍有解放军在用小船过江,过了江的就往大面坡边打边冲,上面的国军也慌慌张张地往下面打机枪。但下面的解放军往上冲得很快,国民党匪军往后一节节地退,但也在不停的向下投弹和开枪。

我们家在制高点上,当然就成了国民党匪军最重要的战壕。我在门口看到国民党匪军与下面的解放军进行猛烈的对射,不时倒下人来,我心里很害怕。我发现国民党匪军有些手忙脚乱和惊慌失措。

因为天下着雨,国民党匪军挖的战壕里有许湿泥和积水,他们躺在下面向下面的解放军开枪很不方便。于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跑到我家,恶狠狠地对我公公杨清云说:“快将屋里的竹席抱来垫在战沟里!”公公当然不愿意,就磨磨蹭蹭的。军官又恶狠狠地说:“快点!快点!!哆哆嗦嗦干嘛?”公公只得抱着席子走出屋,嘴里先是骂了几句话。接着又说:“你们打死我可以,但不能打死我的香火脚脚呀——”刚说完,突然一颗子弹打入公公右边的太阳穴。他血流如注,当时倒地,没有了声息……我婆婆吴李氏立即跑了过去,抱着公公的大哭起来。

真是祸不单行。我也正要跑过去看公公,突然一颗手榴弹落到我家的房顶后,掉到屋内的床上。将床下的铁锅被成三大块,而床头上的二岁孩子吴永富除全身是灰尘外,没伤到一点。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被这场面吓坏了,只得又回头赶快去抱孩子吴永富。这可是我们吴家的独丁丁呀。这时,又一串颗子弹从我右眼飞擦而过,我眼前一花,感到钻心的痛,右眼什么都看到到了。我几个踉跄,差点倒地。但我扶着土墙,用左眼一看,右眼的眼珠都打出了。我始终抱着抱着孩子不松手,这是我们吴家的根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景象,我婆媳俩、还有大女儿吴永芳、儿子吴永富全都哭了起来。

很快,枪炮声就稀少下来。原来,在我家院坝抵抗的国民党匪军见下面的解放军很快就要攻上这制高点,马上就甩掉一些东西,朝永川、成都方向逃跑了。

解放军上来后,察看一下这里的地形,一部分继续前追,一部分打扫战场。他们很和气,见我怕得发抖,就客气地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你的眼睛伤了,你马上到下面德感附近的医院去治疗,那是我们的战地医院,免费的……”他们用我家担水的扁担铁钩将被打死的国民党匪军的尸体拖到下面的坎土下埋了。

我们全家被公公的死、我的伤以及被炸穿房屋的场面吓得惊魂未定。战争虽这么的残酷,但也有不信邪的,居然这时还有大面坡上的好几个妇女,来我们院坝和院下捡子弹壳,有的居然捡了好几筐。

这天下午,江津县城对岸的大面坡、中渡街、九龙场、德感场等地宣布解放。

我公公吴清云也不知是被国民党匪军打死的还是中被流弹而死的。在中渡街做观音会的我男人吴汉成得到这噩耗,哭天哭地跑回来。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我家在中渡街租了一副棺材,请了做观音会的十几个和尚来我家做了道场,就草草地办完了丧事。

不久,乡公所、村公所就来了土改工作队。

我的右眼伤医好了,但从此我的右眼失明了。虽然没有了伤口,但每年开春,右眼处总有些隐隐作痛。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前些年,我到海南岛疗养,在机场过安检,一进安检门,每次都会发出“嘟嘟嘟”的报警声,都说我身上带有金属等危险物品。我一个老太婆家,带什么危险物品?后来经医生检查,发现我的右眼眶里不留有弹片……

1953年,我们村回来一个叫谢相林的人。他居然是一名解放军,是一名党员。他回到我们村后,居然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他就是解放的前一天,在中渡街被国民党匪军抓去当兵的。他随这支国民党“垮杆部队”由重庆逃向成都,途中在郫县起义的,他参加了解放军。后来又入了党……

解放那天我家发生的事…… - cqjjdspgx888 - 庞国翔的博客

 

解放那天我家发生的事…… - cqjjdspgx888 - 庞国翔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